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4章坦白身世
    ,最快更新!

    “你是不是喜欢我?”

    霓裳直接开了口,她性子比较直爽,不喜欢扭扭捏捏的,心里有什么便直接开了口。

    白茫脸色微变,不知道霓裳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低下头,有些紧张“你,你怎么会问我这个?”

    “干嘛躲着我,抬头看着我,现在就回答我这个问题,你知道我的脾气,心里想什么就直接问什么,我必须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要是喜欢我就直接说出来。”

    霓裳眼眸里浮现出了些许认真,她只想听实话。

    一直将自己的心思藏在心里,就怕说出实话后霓裳会恼火自己,眼下霓裳直接开口逼问,他若是继续掩饰好像有些说不过去。

    鼓舞了勇气,白茫终于开了口“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喜欢你……以前我根本不懂这种情感,认为咱们之间只有友谊,可是现在我不那么想了,之前你跟魔族偷袭者对峙,我真的很担心,每次只要你受伤了,我心里就特别难受,我慢慢懂的了这种感情,这种感情并不是友谊,而是爱。”

    听着这番话,霓裳的眼眶顿时湿润了,她愣在了原地,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我可以抱你吗?”白茫小心翼翼的,他生怕霓裳会反感自己。

    霓裳抽泣着开了口“这些话你为何现在才跟我说,有些事情你不跟我说,我怎么能知道你的真实情感,只有你说了我才能懂,我真是个傻子,竟然不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我居然还想帮你撮合天族公主,我实在是太过分了,无形中竟然伤害了你!”

    白茫一把抱住了霓裳,他开口道“这不是你的错,那时候你根本不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其实我确实没有勇气告诉你真相,不敢告诉你是觉得如果你拒绝我的话,咱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可是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我怎么能知道你的真心?”

    “那你的意思是愿意跟我在一起了,不如咱们现在就去回禀女王,我现在就想迎娶你……”

    听到这里,霓裳破涕为笑,她娇嗔一声,开口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还没答应你跟你在一起呢,你想的也太美了吧,居然还想娶我,狐狸怎么能被你这只兔子俘获?”

    “现在我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心思,如果你不答应我,那我岂不是太丢人了,不行,我要跟你成亲,实在不行那就直接把你绑到洞房里!”

    白茫很是霸道的开了口,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毋庸置疑……

    另一边,梅开芍来到了慕容寒冰的门外,她抬头瞧着门板,这会儿很是烦躁,她还没有想清楚要不要跟天君表明自己的身份,原本想着出来透口气,哪里想到竟然走到了这里。

    如果不把真相告诉天君,只怕用不了多久天君就要回天族了,往后再想见到天君就难了,而且如果要幻化成人形的话只怕要很久,这次错过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再次相见,总不能抱着稀罕彻底跟天君分开吧。

    梅开芍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不管了,还是先表明自己的身份,我倒要看看慕容寒冰作何反应,若慕容寒冰特别恼火,觉得我这个兔子配不上他,那就只能说明他没有良心,大不了我自己修行,待我幻化成人形再去找好男人就是了,我又不缺他一个!”

    说到这里,梅开芍终于鼓舞了勇气,很快她便用身子推开了门。

    吱呦……

    就在这时,屋子的门板被推开了,梅开芍很快走了进去,她一抬头就瞧见了赤炎兽跟花妖兽。

    瞧见两兽后,梅开芍很是激动,有一种瞧见亲人的感觉,这段日子身处在兽族,虽然白茫跟霓裳对她很是不错,但她还是受尽了委屈,之前那豹子就差点杀了她。

    赤炎兽跟花妖兽瞧见兔子后,两人的反应那简直是天差地别,花妖兽性子温顺,瞧见兔子只觉得特别可爱,白色的一团,那么小,若是逗弄一番肯定有意思。

    赤炎兽就不同了,心里产生了恶趣味,这么小的兔子只要稍微的吓吓它,只怕它就会被吓尿。

    “嗷呜……”

    赤炎兽扯开嗓子喊了起来,然而梅开芍根本不以为意,赤炎兽什么样她没见过,眼下怎么会害怕,若是旁的猛兽在她面前呼喊,出于兔子的本能她确实会害怕,可是现在情况根本不一样。

    赤炎兽见梅开芍不为所动,这会儿只觉得特别奇怪,它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这小兔子竟然没有被吓到?难道兽族的兔子胆子都这么大吗?”

    “你就不要欺负人家了,肯定想让人家出丑所以才吓唬她,这下可好了,人家根本不怕,现在反倒是你下不来台了。”

    花妖兽白了赤炎兽一眼,事实证明不是所有的兔子都那么小胆,不能因为兔子长的小就小瞧人家。

    “赤炎兽,你有些过分,怎么能随便欺负人……不对,你怎么能随便欺负兔子?你这样可越发过分了,难道慕容寒冰没有好好看管你?”

    梅开芍眯了眯眼睛,这会儿教训起了赤炎兽。

    赤炎兽轻哼一声“慕容寒冰整日忙着找梅开芍,哪里会管我,纵使他不忙着找梅开芍,他也没资格管我。”

    说罢,赤炎兽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不对,你这兔子为何什么都知道?感觉有些不对劲,你只是普通的兔子,能窥探到你身上没有一丝武气,普通的肉食兔怎么会说话?”

    肉食兔?

    梅开芍猛抽嘴角,心里一阵无奈,好吧,她现在对任何人来说就是供人食用的兔子。

    梅开芍无奈的开了口“以前我不是这副样子的,是被人陷害才变成了这样,你们口中说的梅开芍就是我,我是你们的主人,跟你们朝夕相处那么久,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们的事?”

    赤炎兽跟花妖兽顿时愣住了,他们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相互交换一个眼神,花妖兽开了口“你真的是梅开芍?”

    “如假包换。”梅开芍开口说道“我为何要骗你们,倘若我不是梅开芍的话,只怕不知道你们的名字,都跟你们说了,我是被人迫害才变成了这样,我还知道你们寄生在我的玉佩之中,只是我的玉佩不慎丢失所以才找不到你们了。”

    见两兽没有开口,梅开芍有些无奈,这两头兽就这么直勾勾的瞧着自己,有一种看猴的感觉,至于这么不相信自己吗?

    梅开芍继续说了起来“我属风系武气,能将自身的武气幻化成旁的武气,我常用的武器是浮梦扇,能变幻成浮梦剑,还能变幻成小匕首。”

    “不够,你继续说下去,你说的这些一点意思都没有,只要跟梅开芍对阵过应该就能知晓她的本事,你说的比较肤浅,应该说的具体一些。”

    赤炎兽开口说了起来,经历了比较多的事情,最害怕的就是让人欺骗他了,为了保险起见有些东西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梅开芍翻了个白眼,心里特别无奈,她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好吧,她继续说!

    梅开芍继续道“花妖兽跟赤炎兽比较喜欢吃肉,每次只要用鸡腿诱惑他们,他们就会立马帮我办事,慕容寒冰以前是人族的皇子,后来成了皇帝,在解决嗜血乌鸦时去世了,去世后到了天族做天君,当天君时忘了跟我在一起的种种,经历了很多我们才破镜重圆,赤炎兽的血有救人的本事,而且赤炎兽性子比较火爆,经常欺负本分的花妖兽……”

    “够了够了,你不要说下去了,怎么感觉你这是在损我!”

    赤炎兽连忙开了口,这会儿不想再让兔子说下去。

    梅开芍摊了摊爪子,开口说道“我这可不是在损你,是你让我说的……现在你能相信我是梅开芍了吧?”

    “相信了。”

    就在这时,磁性的男声忽然响了起来。

    梅开芍下意识回头,落入眼帘的便是慕容寒冰那张熟悉的脸庞,她脸色大变,整个人有些不好意思,她很快低头,不敢再看慕容寒冰了。

    慕容寒冰轻声道“怎么,现在变成兔子不敢直视我了?”

    “我……你怎么会突然出现?”梅开芍怯怯的问道。

    “我早就已经到这里来了,是你没有足够的武气,所以根本不知道我过来了。”

    慕容寒冰叹了口气,声音里带着许多无奈。

    花妖兽见赤炎兽仍旧不停的杵在这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是个没眼力见的,这种时候就应该让他们单独相处,窝在这里算什么,只会碍眼。

    花妖兽带着赤炎兽离开了屋子,离开前顺便帮他们关上了门。

    瞧着紧闭的门板,梅开芍咬了咬唇,开口道“他们怎么离开了,完全不必这样。”

    “现在不要说这些了,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生产完会变成了这样,你生产时我没有待在你身边,那也是情有可原,就想着尽快结束战事,然后过去看你,哪里想到一回去你人不见了。”

    慕容寒冰特别认真的说着,他现在只想弄清楚真相,苦苦找寻了那么久,结果发现自己的女人变成了兔子,像这样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若是被人害成了这样,他定然不会放过幕后主使。

    梅开芍抿了抿唇,她开口道“你为何是这种语气?你的声音里充满了质疑,就好像我是自己非要离开的,我也不想离开,我刚生了孩子,我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多看几眼,你觉得我自己会离家出走吗?”

    “那你给我一个交代,是不是旁人害了你?”

    梅开芍点了点头“我确实是被人害成这样的,其实我现在是鼓足了勇气才来见你的,我成了兔子,我怕你见到我后会接受不了,这段日子我过的实在是太艰苦了,你根本不懂我的感受,一上来就用那么强烈的语气跟我说话,我真的很难受。”

    说罢,梅开芍的眼睛湿润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弱小的兔子掉了眼泪,真的很可怜,不知道的只会以为慕容寒冰欺负了兔子。

    慕容寒冰脸色微变,搞什么,自己明明没有多说什么,这女人怎么忽然变了脸?

    无奈之下,慕容寒冰只能抱起了兔子,将兔子抱在怀里后,他用手摸起了兔子的脑袋“好了,不要哭了,我方才说话有些冲,不要难过了,我是担心你,我一直在外面找你,眼下终于瞧见了你,我心里特别激动,一时说话不注意你不要生气了。”

    哼,这还差不多!

    傲娇的兔子脸上好看了许多,它用爪子擦了擦眼泪,开口说道“明明我才是受害者,你干嘛要这么欺负受害者,我心里也很委屈的,你知不知道?”

    “知道了。”

    慕容寒冰点了点头,眼下不敢再说重话了,梅开芍实在是太矫情,都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