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5章工作性质
    “伴侣?那必须得要真心喜欢的人才可以吧?”法言薄眨了眨眼,其实他一直都没想过伴侣这种问题,先前名声太差是原因之一,还有就是他活了这么久还没真心喜欢上谁。

    “如果您有伴侣的话,您…会待她好吗?”

    “废话。”白了问蠢问题的小天女一眼,法言薄仰头灌下一口酒,“我活这么久都没有和谁结成伴侣,如果真的有伴侣我不对她好对谁好?”

    “对耶,为什么您一直没有和人结成伴侣?这么久以来就没有人不在乎您的名声、也不介意您工作性质,愿意和您结成伴侣的吗?”

    “有啊,也碰过几次,但我都拒绝了。”

    “为什么?”

    “因为不爱。”法言薄自斟自酌,“我是那种没有爱情就没办法和对方过下去的人。”

    “但是,您流连花丛好像也…没有比较好?”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法言薄无所谓地耸肩。

    “那么…我呢?我不行吗?”腼腆了很久的小天女大着胆子把手放在他膝盖上,“大人,我喜欢您,即使不愿意和我结成伴侣,我也愿成为大人帐中人。”

    “但我还是不能答应你。”法言薄笑了笑拿开她的手,“你还不明白感情真正的意义,如果你之后哪天遇见真正两情相悦的人,这件事情之后就会变成他攻击你的理由,我不能带歪你。”

    “但我…我愿意啊…”女性再度拭泪。

    “很抱歉,我虽然算不上君子,却也知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你的要求我没办法答应,我们当朋友不好吗?”其实他挺腻歪这种动不动就哭给他看的女人,可现在不好好哄着又不行。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吗?”女性擦干眼泪低头喃喃念着这两句话,“总说自己没节操,明明您还是很有原则的人。”

    “人生在世哪能没点原则?”

    “瞧您,说得像您是人类似的。”小女仙终于破涕为笑,擦干眼泪后递了一个小盒给他。

    “这里面的冰火珠是我现在身上最贵重的宝物,我将冰火珠赠予您,权做我俩的定情信物。”

    “说了我不能答应啊。”法言薄推拒那个小盒觉得有点头痛,怎么会碰到这么个听不进人话的。

    “我答应就成。”把小盒往他怀里一塞,小女仙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叶笑着看他,“就当做是……”

    后面的话法言薄没听清楚,小女仙已随一阵香风随风远去,只留下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耳际。

    “喂!我没有答应啊!”法言薄朝小女仙远去的方向大喊,对方却已然没有任何回应,他只能再度坐回蟠桃树下。有些气闷地踹了一脚身边睡死的同僚,柳品宣不小心翻倒方才给她倒的酒,法言薄这才发现杯里不知为何装的是茶。有本事无声无息在他眼皮子底下把酒换成茶,他顿时觉得这女仙不简单,想着下次见面一定得把这东西还给她,倏地又想起自己竟然忘记问对方姓名。这下可好,难找了…

    人既已不见空想无用,法言薄捧起小木盒端视。木料是上好的黄梨木,木盒朴实无华无复杂的纹路只在盒面上浅浅雕刻了一朵半开的莲花,木盒内铺了一层红色软绸,放着那颗据说很贵重的冰火珠。

    香风化形,再度落地已不是娇俏的小女仙,却是穿着黑色僧袍的僧人。阿难尊者望着乘香风归来的朋友,摇摇头无奈笑了笑。

    “不过是把刀剑付丧神,值得你翘世尊特别去送那颗冰火珠吗?”

    “当然,于我而言数珠丸恒次不只是一把刀,也不只是一位刀剑付丧神,他是我儿子!世尊常可以听,这人却是不容易见,他是数珠丸命里唯一的一株桃花,身为父亲我总得去看看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值不值得我儿子托付终身。”僧人一脸理所当然,阿难尊者顿时有些无言。

    “不过就是把刀,真喜欢了渡他来佛土也不是不可以…”

    “这把刀陪我走过大半辈子,付丧神更因我灵气凝灵识化形,他是我对尘世唯一的牵挂。佛道是我选择的道路不是他的,比起追随我来佛土,我更希望他可以走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道路。”

    “好吧,随你怎么说。”阿难尊者笑了笑,和僧人一起慢慢走回世尊的道场。

    世尊说法已毕,渐渐有人离开会场,正站在门口的舍利佛转头看见两人慢悠悠地从远处晃回来。

    “哦,日莲,事情都办好了?”

    “是的,多谢舍利佛尊者通融。”僧人向舍利佛合掌行礼。

    “不需要谢我。”舍利佛朝僧人微笑,“这次是世尊怜你,特别准许你了却最后的心愿,再有下次翘说法的事情就得罚了啊!”

    被称作日莲的僧人也笑着,恭恭敬敬向舍利佛道了声是,随后三人跟上世尊队伍出发回佛土。途中了却心愿的日莲总是笑着,已有大神通的他知道因为那颗冰火珠推波助澜,数珠丸未来会和那一位过得非常好,虽非唯一,至少会成为那一位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即使他们现在还没有相遇。

    他诞生于混沌中,朦胧醒来时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分。他是这个地界的化身,是天道循环中的一环。他是,明界之主、明界意志的化身,明君,也可以说是天地律法的化身。他有人类的五官、外貌,但他不明白自己外貌为何会是个少年,而且他没有心。说没有心倒也不尽然,应该说是没有感情比较恰当。在外人面前他会笑会哭会生气,不过大多是因应场合需要,私下他不知感情为何物。

    看着人魂再他面前哭哭笑笑明君曾经很疑惑,为什么自己没有感情?后来仔细想一想倒也不难明白,他是主宰整个人魂轮回系统的枢纽,明界律法的化身,如果法律有感情的话审判还能公正吗?明君掩饰的很好,他没有感情这件事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大家虽然会疑惑明明明君长相就很清秀,又是一界之主身分尊贵非常,为什么感情上会是一片空白,从没看他和哪个男人女人过从甚密?他总以太忙为由搪塞过去,谁也不知道其实是因为他无法爱人。

    曾经天界的第一任天帝和他挺要好,偶尔上天界开会时他常可以看到那对恩爱的天帝夫妇,夫妇两都非常喜欢这个少年模样的明君,时常邀请他饮宴赠他一些小东西,例如现在他手上的这个灵玉戒。

    “这是?”明君看着手上的天然灵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