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洞房花烛夜
    看到自己的姑姑就这么死在自己的面前,李欢欢的心中的怒气更加的无法抑制的上涌。她要报仇,哪怕是毫无作用的报仇。她也不能让这些人吃不了兜着走的。

    只是她体内的丹药,好像是在这个女人的手上仿佛沉睡了一般。皮肤上妖化的毛发已经停止了生长。

    平南将军虽然不喜欢这个女儿,但是毕竟还是血缘至亲。于是哆嗦着身子跑了过来,跪在了皇帝的面前恳求道“皇上,请你绕了我的女儿吧!”

    皇上根本不想在奇儿大婚当天,在喜宴之上大开杀戒。正要开口的时候,就听沈千凤声音底底的说“完了,要是你的女儿有灵根的话或许还能有救。但是她只是个凡人,在吃下妖化丹药的时候就注定了后面的命运。”

    平南将军知道能救自己的女儿的不是皇上,而是这个心怀天下的千凤公主。不对现在是三王妃,王妃娘娘的时候直接朝着沈千凤跪了下来。

    他知道沈千凤无所不能,肯定是有办法的于是说“只要王妃娘娘能就我女儿,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哪怕是自己的性命也行。”

    李欢欢的暴怒的脾气一下子就没有了,爹爹竟然会为了自己的性命甘愿放弃自己的生命。她冷冷一笑“别再我的面前装高尚,当年你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母亲,被二夫人害死一个字都没有吭一声。那个时候,我就决定要毁了这家。少在我的面前惺惺作态。”

    女儿竟然时候自己在惺惺作态,他再次看了一眼沈千凤道“这个女儿我一定要救她!”他知道一旦抓住自己女儿脖子的那个女儿松了手,自己的女儿肯定瞬间就会灰飞烟灭了。

    沈千凤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罢了,既然你决定要就你女儿的话。我也拦住!”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了两颗丹药,一刻交给了平南将军,另一颗扔到了凤芊芊的手里。

    凤芊芊会以,将丹药强行送到了李欢欢的手中。

    “这个丹药的名字叫做融魂,所谓的要妖化丹其实妖化的是人的魂魄。只要你吃下这个丹药的然后和你女儿的魂魄融为一体。妖化丹只要吞噬的你的魂魄之后。就不会在伤害你的女儿了,这就是万千年来为什么服用了妖化丹。只能等死的原因,因为没有一个人原意为别人而死。”

    听完沈千凤娓娓道来,平南将军看了一眼自己女儿。没有任何要与的吞下那个丹药,只是在丹药被吞下的下一刻。李欢欢撕心裂肺的声音传了出来“不要!”

    可是已经晚了,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一想是如自己为废物的父亲。会在关键时刻用他的命换自己的性命,还在她要与的时候。平南将军的身子突然失去了中心倒了下来。

    下一刻一道微光直接窜出了平南将军的身体,下一刻迅速的钻入和李欢欢的眉心。

    只是不到小半刻钟,凤芊芊感觉到了什么快速的松开了手,快速的倒退一步。李欢欢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喉咙向上涌来,噗的一声张口吐出一口黑血,随着黑血吐出口的是一刻散发着妖气的珠子。

    沈千琼这个时候走出人群,将地上的珠子给捡了起来看了看“李小姐,妖化丹的对你影响已经彻底清除了。你将这个收好,呆在你身上百年之后你的父亲应该可以重新轮回。”

    李欢欢接过那颗珠子,郑重的收了起来。皇上本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必经李家的老一辈对自己有过救命之恩。这件事情过后皇家也不欠李家什么了。

    皇上的声音这时候轻轻的扬了起来“李欢欢,从今天开始平南将军的位子就有你接下来吧!我知道你是个有能力的孩子,过几年肯定能够独当一面的。这也是我对你的爷爷最后的逞虐了。”

    李欢欢心中的怒气在这一刻彻底的消失了,上前给皇上磕了个头然后道“多谢皇上对我李家的恩典,只是我的年纪还小。恐怕不能担当重任。我想我李家的军队还是暂时交给三王爷辖制,我想在军中慢慢的锻炼之后再说。”

    她瞟了一眼三王爷和沈千凤这一段璧人笑着说“我始终有一个希望,可以跟着王妃娘娘一起修行,一起为帝国为这个天下近一点心力。”不能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也只能默默的守护的份。虽然这种守护这是毫无价值,但她却是甘之如饴。

    “你的确是没有办法修行,只不过你要坚持的话。或许你跟着四妹妹一起修炼原始人族的功法,或许以后会有不凡的成就。”

    这位是沈千凤第一次公开场合说起自己妹妹和原始人族事情。既然原始人族的族人已经出现,那就不能藏着掖着沈千琼要独挡一面。身边要是没有忠心的人那是肯定不行的。

    这边沈千凤在和李欢欢交代之后的事情,那边皇上已经宣布婚宴就此结束了。今天也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皇上的身体本来就十分的不好。要是没有司徒敏在一边搀扶着,恐怕早就支持不住了。

    今天虽然发生了很多的意外,但是总归还是平平安安的过去。只是两人走出大殿的时候,还是被人给拦了下来。说是今天晚上他们两个人不能出宫,皇宫已经为沈千凤和江奇准备了婚房了。

    江奇冷哼了一声带着自己的媳妇不偏不倚的,推开面前的人直接走了。

    上了三王府的马车之后,沈千凤才敢开口问“给我们两个在皇宫中准备婚房?这是什么规矩?”

    江奇叹了口气“是有这个规矩的,但是我担心有人会动手脚。我们两个成亲都已经变成了事实了,还有人要在你的事情上大做文章。想必那个人对你的还是一如既往的痛恨呀。”

    沈千凤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涌起一丝潮红来“你的意思是沈千雪,她要用我已经不是处子之身的事情寒蝉我?”

    “可不仅仅是这个!万一在给你我之见弄出个第三者来,那后面真的大大的不秒了。”江奇想了想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那这件事情真对的就是自己了。

    “他们想的美!”

    江奇将自己的妻子搂入怀中笑嘻嘻的说“要是不让他们的计划得逞,那今天晚上就要辛苦一下凤儿了。”说着手已经掐着她的腰,冰凉的唇已经贴了上来。

    沈千凤还是没被这个男人火热的气息给迷惑住,急忙推开了他。

    “等等,等等!”她不敢说让江奇挺住话语只是说“现在我们是在马车之中呢?”主动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下,将男人的已经涌上来的给压了压。

    笑眯眯的说“等回了家,我们先吃饭。今天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呢。”

    马车行驶方向不是公主府,而是三王府的方向。兜兜转转这么长时间,沈千凤的心其实也早已经放开了。耳朵里传来身旁男子的声音“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和我说的那个协议吗?”

    沈千凤的心一下自己就悬了起来“当然记得,这个协议我告诉你还是有效的。万一哪一天你让我受委屈了,我肯定会头也不会的离开你。到时候让你一辈子也找不到我的。”

    这死丫头有了本事之后,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好好好,她要是不让她在床上躺着几天。他就不配做沈千凤的男人。

    一直暗中跟随回来的团团和小暖,耳朵是非的灵敏。两人在空中慢慢的飞着,也可是了激烈的辩论。

    “你说,主人会不会让这男人欺负了?”

    小暖撇了撇她的“不会不会,两个人现在都是凡人的身躯而已。体验都是凡人的感觉而已。现在主人的身体还没有净化道神族的等级呢?”

    团团小脸变了变,悄悄的为自己的主子默哀了好长时间才继续跟了上去。

    今天他们两个人的任务就是,不能让任何人打扰了主人的洞房花烛夜。团团还等着小主人出生之后,自己身体中的咒法消失之后。她也好去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去吗。

    沈千凤和江奇回到三王府的时候,三王府的宴席还在继续。江奇看了看天色还早,于是陪着新娘子一起在自家的宴席上好好的大吃特吃了一顿。

    鲁家的修士攻击的方向是皇宫,三王府根本没有收到任何的攻击。就算是有攻击,上官明岚之前还是拍了两个五族联盟的长老守护在这里。云瑶也没有入宫,如今也在宴席之中坐着。

    沈千凤吃饱喝足,下午就回了房间想睡会觉。看着卧房中一片喜气洋洋的红色基调,嘴巴不由的扯了扯。还真的是有些晃眼睛。

    只是现在的她真的有点累了,没有丫鬟的伺候自己脱了外衫一头扎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三王爷的洞房还是没有人敢来闹上一闹的,外面依然是人声鼎沸。沈千凤依然在呼呼大睡,只是迷迷糊糊之中有人接近床榻。沈千凤忽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某人男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

    起来的有点猛了,脑子有些晕乎乎的。看到外面已经上了灯,就知道已经到了天黑了。

    男人的身上爆发着雄性的光彩,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沈千凤身子一抖,挪了几步就要往外走。

    可是刚刚走了几步,就被男人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奇哥哥,我们我们还没有和交杯酒的好吗?”

    这时候有小丫鬟端着酒菜走了进来,将酒菜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走了出去。

    房间中柔和的光线洒在少女的身上,江奇松开了怀中的女孩。一手牵着她来到椅子边上坐下,倒了两杯酒,一杯酒递到了沈千凤的手中,一杯酒自己端了起来。

    沈千凤很安静,两人端着杯子的手互相交缠在一起。然后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江奇轻轻的将自己的妻子打横抱起,还没有走几步的就见怀中的娘子脸色一变。随后手指往外一弹,房屋紧闭而且将这个房间都封闭在一个独立的空间之中。

    这般无聊的家伙,还真敢来听她的墙角。

    江奇一愣,好像自己刚刚太过投入了忘记了房门外那嘻嘻索索的声音。被自己主人施下的保护结界给弹飞了的两个属下,这个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面面相觑额。

    “早知道就不跟你胡来了,等着明天主人大发雷霆吧!”团团气哼哼的往自己的院子中走去。

    房间中,当江奇小心翼翼的将老婆放在了床上的时候。就有点不受控制的吻了上去,和之前的嬉闹不一样。她的吻炽烈而火热,让沈千凤无法承受、只能用更狂烈的回应着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

    夜黑安静,月亮的光华撒入窗棂。飘飞的床帐里,交缠在一起的璧人共同谱写一曲彼此之间永身永世的爱恋。

    沈千凤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听着耳边的放大的声音。嘴里嘟囔着说“好累,我要在睡一会。再睡一会!”

    天知道,昨天晚上那个男人是不是吃错了药。死命的折腾她,也怪是自己让那个男人别的有些太久了。脑子中最终的记忆好像是听到了鸡鸣的声音。

    “小姐,小姐快起来呀!”声音再次流过脑海这次声音比较清晰起来。这个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努力的睁开眼睛,大吃一惊的喊了出了一个名字“小妹!”

    忽的想起什么,沈千凤朝着自己的扫了一眼。随后突出了一口气,她不是光着身子就行。感觉小腹下一丝丝冰凉之气慢慢的滋润这自己的身体,就知道那男人肯定是事后给自己上了药了。

    沈千凤发现现在的自己,就是想动动手的力气都没有。哭笑不得的问“王爷呢?”

    小妹笑盈盈的说“王爷吃过午饭进宫去了,说是去送落红帕去了。这这是皇室规矩。”

    昨天晚上她沉醉在其中,根本没有关心那件事情。想到了昨天回府的时候,听奇哥哥说的意思这时候才明白过来。

    “团团呢?”她要问问,她已经是修士了。为什么还和凡人女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