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二章 南唐奸细
    郭浩遇刺,又一次引起波澜,如果要调查,之前和郭浩不和的大臣,都成了被怀疑的对象。

    “王朴,这是怎么回事,朕需要一个解释!”

    王朴刚刚当上开封尹,此时正春风得意,结果当朝大臣当街遇刺,这简直是给他上眼药。

    “回陛下,臣正在派人查,目前得知这件事与一个江洋大盗有关!”

    “尽快找出幕后主使,堂堂京都,天子脚下,竟然发生如此恶劣之事,你让诸位爱卿如何心安。”

    “是,臣会尽快找出主使,保证各位大人的安全。”

    “哼,这次也就是宋国公,要是换了别的大臣,没准就被刺客得手了,诸位爱卿最近要多加小心,别让贼人得逞。”

    “是!”

    柴荣还是有些水平的,一句话暂时压住了骤起的风波,如果真是自己人干的,那么大周内部必然会掀起一场斗争。

    而柴荣把怀疑放在了外部,暂时统一了战线,等到有结果的时候,怎么解释也是他说了算。

    不过,无论柴荣怎么处理,郭浩都不在乎,有刺客就有刺客吧,就算朝廷不查,他早晚也能查出来,大不了以后出门多带点人,他也不是养不起。

    风波暂时平息,王朴也没有太高调,选择了秘密调查,结果没有任何线索。

    经过王维的提醒,南唐的刺杀小组终于学聪明了,知道这样做会打草惊蛇,想杀郭浩需要耐心等待。

    五月,柴荣敕命天下寺院,未经朝廷敕赐匾额的全部废除。

    禁止私下剃发出家当和尚、尼姑,凡是打算出家的人必须得到祖父母、父母亲、伯伯叔叔的同意,只有东京、西京、大名府、京兆府、青州准许设立受戒的佛坛。

    禁止僧侣舍身自杀、斩断手足、手指上燃香、**挂钩点灯、身带铁钳之类惑乱破坏社会风俗的行为。

    命令东京、西京以及各州每年编制僧侣名册,如有死亡、返俗,都随时注销。

    在接下来的一年,天下寺院保存的有二千六百九十四座,废除的有三万三百三十六座,现有和尚四万二千四百四十四人,尼姑一万八千七百五十六人。

    又过了一个月,王朴依旧没有找到线索,不过丐帮却发现了一些不寻常,不过郭浩却没有告诉其他人。

    “这么说,汴梁最近出现了许多陌生的面孔,这些人都是来自南边了?”

    “正是,那些人户籍都没有问题,最近缺都迁到汴梁来,这一点十分可疑。”

    听了李辉的汇报,郭浩大概猜到谁要杀他了,李弘冀的事情还没有完,新仇旧恨一起算,根本就是李璟在暗中指使。

    “哼,他们学的倒快,不过想在汴梁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李辉,立刻把这个线索告诉开封府,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唐国明着不敢对付我就来阴的,看王朴会怎么办!”

    “是!”

    知道了幕后黑手是谁,郭浩也就没那么担心了,几个毛贼而已,千军万马他都闯过来了,还怕几个刺客?

    很快,开封府接到匿名举报,汴梁中出现了很多唐国的探子,王朴一开始还不信,可是由于迟迟没有线索,只能去试一试,结果这一试……

    “站住!”

    一条大街上,几个衙役追着一个小商贩,那商贩身手矫健,在人群中窜梭,后边的衙役不敢放箭,怕伤到百姓,不过也不怕他跑了。

    汴梁城错综复杂,唐国的探子没来得及熟悉,结果跑到了一个死胡同,发现无路可逃,最终咬破嘴里的毒囊,服毒自尽。

    功夫不大,王朴从后面追了上来,看着地上的尸体,皱了皱眉:“这都是第五个了,让你们抓几个奸细这么费劲么,一群废物!”

    衙役们低着头,他们也很无奈,要不是有人举报,他们根本发现不了这些奸细,他们都有合法的身份,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异常。

    “哼!”

    王朴拂袖而去,短短几天,他已经见证了好几起这样的事,每一个都是服毒自尽,没抓到一个活口。

    城外的一个隐秘的树林,几个首领聚集在一起,王维坐在树上,冷冷地看着下面几人。

    甲组:“诸位,事到如今我们已经彻底暴露,与其这样被逐个击破,还不如聚在一起,找个机会合力将郭浩刺杀,如此也算是对得起陛下的信任。”

    乙组:“这个主意倒是可行,只是那郭浩不会给咱们机会,他现在出门都会带着亲卫,而且在城里确实不好动手。”

    丙组:“如果有什么办法,能把他引到城外就好了!”

    几个人沉默,他们都是唐军中的精锐,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勇猛无敌,可是这刺杀,他们并不是很专业。

    王维嘴里嚼着一根草,心里也想着怎么杀了郭浩,其实无论专业还是不专业,正常的方法肯定行不通,他们必须剑走偏锋。

    “郭浩有两个女人,这俩人平时都不会出城,而他府上还有几个关键人物,不过现在都有了警惕。

    我们可以掳走郭浩的亲人或者属下,他府上的人为第一目标,如果不行那就对丐帮下手,我就不信他这个帮主会坐视不理!”

    王维冷不丁的说了一句,几个首领都愣了一下,随即都是一喜,丁组组长道:“有这么好的办法,你怎么不早说!”

    “哼,要不是你们轻举妄动,惊扰了郭浩,他现在恐怕已经死在我的刀下了,何必这么麻烦!”

    几人听了有些恼火,可是王维说的是事实,他们好不容易才潜伏进汴梁,大周没有丝毫察觉,其实只要他们再有点耐心,完全有机会一举刺杀郭浩。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现在开封府已经发现了他们,他们如果再不行动,就会被逐个击破,到时候他们别说刺杀,就是保命都很困难。

    ……

    开封大牢,此时已经人满为患,为了筛选可疑之人,很多近期来开封的南方人都被抓了进来,调查清楚后再放了。

    这个办法倒是稳妥,就是影响太大了,可是事情牵扯到外国,朝廷不能不重视,就连柴荣都亲自下令,一定要彻查此事。

    一时间城里南城风雨,郭浩却不动如山,他每天去东宫授课,柴宗宜倒是聪明,可是郭浩并不想真心教他。

    “姑父,今天咱们可以玩了么!”

    “在宫里你要叫我老师,你的书背的怎么样,如果背不下来就别想玩!”

    对于柴宗宜,郭浩其实有更好的方法教他,可他偏偏用最严厉,最传统的方式,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无疑是痛苦的,可是别人又说不了什么。

    得知郭浩认真教书,柴荣也就放心了,柴宗宜的顽皮他是知道的,也就郭浩能够压住他,这倒也是见好事。

    “又背书啊,天天让我背书,你什么时候带我去骑马,什么时候给我讲故事啊!”

    “等你把论语背下来,我可以向陛下申请,带你去打一次猎,否则别想!”

    一听到打猎,柴宗宜眼睛都亮了,站起来道:“姑父说的可是真的?”

    郭浩点点头。

    柴宗宜闻言一笑,拿起《论语》看了一会儿,然后把书放下,对郭浩道:“我背下来了!”

    此时郭浩正在看春秋,闻言放下书,只见柴宗宜一脸得意。

    “你背下来了?背两句听听?”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

    郭浩没想到,柴宗宜真的背下来了,随着他的背诵,郭浩拿起论语翻看,从第一篇到最后一篇选着提问,柴宗宜都能答上来。

    直到最后,郭浩一脸震惊地看着柴宗宜,扮猪吃老虎可是他的专利,没想到他也有被戏耍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