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7章 过不去的瓶颈
    这个研究,难度可是相当大的。

    范思然绞尽脑汁,也感觉摸不到边际。

    看她头疼的样子,国师笑道:“看你这个样子,我就想起我当初研究时的样子,转眼就过去了那么多年。”

    范思然拿着电子屏幕,写写画画,各种琢磨,道:“这个时间,还有地点,感觉怎么设置,都是会错乱的。我在想,怎么做,才能避免这样的错乱。”

    这样的错乱,会导致随机性,也就是穿越之后,出现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都是随机的,不确定的。

    国师拿起她的那块电子屏幕,看了看,道:“以前,我也是研究到这一步,就卡住了,然后就发生了那件事情。危急之下,我也没管那么多,就启动了时光机,随机地穿越到这里来了。”

    范思然问:“当年的那件事,你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国师看着屏幕上勾勒的设计,道:“谁知道呢?我一直在做着研究,都不怎么管外界的事情。然后,突然某天,网络瘫痪,世界混乱,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发生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去细细分析,导、弹就朝我的研究所炸来了。”

    “幸好我提前弄了这么一个时光机,不然,早被炸死了。”

    “看来,多会几项发明,还是挺不错的。”

    “指不定,哪天,会成为救命的稻草呢!”

    范思然手中拿着一支笔,转了两圈,道:“要是有机会,我倒想要穿越回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国师道:“怎么,你不想穿越到一个月之前了?”

    范思然将笔放下,道:“只要能够造出一台时光机,就能够造出第二、第三台,所以,这不是问题。”

    问题是,目前,还是没法确定具体的时间与地点!

    国师环视了一下空间的环境,道:“也是,你有这样的空间,完全可以多造几台,备留着使用,以防不时之需。”

    他以前的时光机,穿越之后,就报废了,等于是一次性的!

    如果多备几台,还可以带在身上,确实可以做到多次穿越!

    而这样的条件,范思然并不缺乏。

    对此,国师是羡慕的。

    “对了,我最近做了几个储物的空间。”范思然忽然拿出了一个小布袋,放到桌面上,“别看这个袋子很小,里面是可以装很多东西的。”

    国师接过那个小袋子,看了看,还试着往里塞东西,果然,这个袋子能够塞得下很多的东西,不由道:“你这发明,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范思然道:“送你了。”

    国师笑道:“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有这样的布袋带在身上,以后可以装很多的东西在里面。哪怕是几百斤的东西,装在里面,也是轻飘飘的,不是一般的便利。

    而且,取出来,也很容易。

    布袋里设置有一个智能系统,只要对它说取什么,它就会“吐”什么出来,非常简单。

    二人又研究了数日,还是没有攻破这最后的瓶颈。

    国师也不是整天与她待在空间里,每天都会出去,了解一下外面的情况,并做好相关的安排,才回来,继续投入研究。

    几乎是每隔几天,就会有不好的消息从外面传回来,说哪里哪里又沦陷了,敌人到达哪里了。

    “看来,在敌军抵达夜京之前,我们是解决不了这个最后的问题了。弄了这么久,还没什么头绪。”范思然有点气馁。

    国师道:“也不一定非要穿越去哪里,其实,靠着我们的本事,在这个世界存活,也不是什么难事。”

    范思然想了想,道:“也是。”

    “跟你说件事。”国师忽然道。

    “什么事?”范思然转头看他。

    “那个修祭司,最近一直用霍溟霜的身份到处作恶。现在,人们都以为,是霍溟霜投靠了敌人,助纣为虐。”国师道。

    这个消息,他也是刚刚听到的。

    范思然捏了捏手抓拿着那支笔,“喀喀喀”,竟是捏折了!

    “这混蛋!!!”

    她扔了笔,拳头重重地砸落在桌面上!

    忽然间,她全然没了研究时光机的心绪,心间塞满了愤恨!

    看着满脸愤怒的她,国师道:“小师妹,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这种关头,你还是要冷静一些。”

    范思然咬着嘴唇,目露怒火,道:“有什么办法,能够将那混账东西从霍溟霜的身上踢出去?”

    国师眼里光芒微闪,道:“就我黑暗系的研究,倒是有应对他的办法。不过,能否将修祭司从霍溟霜身上消除,可就不好说了。”

    “什么办法?”范思然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

    “若是能够将他抓来,囚禁在我的‘炼狱’装置里,进行炼化,说不定能将他消灭!”国师道。

    “‘炼狱’装置?”范思然面露诧异,“这是什么东西?”

    国师解释道:“这是我以前用来炼制‘影狱军’的装置,能够抹除人的意识。若是能把霍溟霜抓来,说不定,也能抹除修祭司寄生在他身上的意识。”

    范思然皱眉,道:“这样的话,霍溟霜的意识,岂不是也会被抹除掉?”

    国师看着她,道:“确实会这样,但是,你觉得,霍溟霜现在还有自己的意识吗?他的意识,极有可能已经被修祭司抹掉了。”

    顿了一下,又道:“其实,这个方法,以前我就想跟你说了,但怕你不同意,才一直没说的。”

    “只是,现在,与其让修祭司用他的身份四处行恶,让他替修祭司背着各种黑锅,还不如将他们一起解决,尽可能的止损!”

    “再说,霍溟霜身上,不一定还存有霍溟霜自己的意识。”

    “现在的他,不过是修祭司操控下的行尸走肉而已。或许,他早在信阳城一役的时候就已经战死了。”

    范思然沉默,久久不语。

    “没事,你可以慢慢考虑。”国师道,“当然,要将他抓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不一定有将他抓来的这个机会呢。”

    就修祭司的实力,可不是说抓就能抓的。

    上次能够从他手中逃脱,都不怎么轻松。

    沉默许久,范思然缓缓开口,道:“如果真是迫不得已,你的这个办法,我觉得,是可行的。只是,你确定,你的这个办法,真的能够对修祭司有用吗?”

    国师转了转眼珠,坦白道:“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这家伙不太正常。但是,万一,成功了呢?”

    若是能够将修祭司消灭,解决了这么一个令人头疼的敌人,那么,剩下的,就会变得容易很多!

    所以,他还是想尝试的。

    “把你的那个‘炼狱’装置拿来给我瞧瞧。”范思然凝重着脸色,“让我评估评估,要不要就这么做。”

    见她有松动的迹象,国师露出一丝笑,道:“我的‘炼狱’装置并不在这,不过,我可以带你去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