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 71
    宋玲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旁边的林鹿就倒下睡着了。

    看着林鹿身上附着的那一层属于邪神的力量,宋玲珑一时无语,说不定这位不在那边直接告诉她, 就是为了把林鹿带到这里来睡觉吧。

    而楚无晦竟然还回应了宋玲珑的猜测, 道:“你也可以这么觉得。”

    宋玲珑:“……”

    郁明峥和姜舒已经习以为常地给林鹿挪挪垫子,让他睡得舒服一点。

    宋玲珑一恍神,进入了楚无晦创造的幻境, 一看睡着的林鹿同样也进来了。

    只不过这待遇差别有点大, 林鹿是躺人家腿上的, 自己是站在木桩上的。

    宋玲珑问:“您想让我帮您做什么事?”

    林鹿后脑勺被楚无晦的腿给冰醒了,他撑起身子, 看着这无数的木桩,迷茫地问:“哥哥, 这是要干嘛?”

    “练剑。”楚无晦把林鹿推过去,林鹿摇摇晃晃地在木桩上站稳。

    楚无晦对宋玲珑说:“帮我代一下课, 给他弄个剑阵教教他。”

    宋玲珑虽然不知道楚无晦想干什么,但是他说什么自己做什么, 便直接放出诛邪剑, 给林鹿来了一个狠的。

    林鹿接住楚无晦给他扔过来的盗版诛邪剑, 手忙脚乱地开始抵挡,他虽然把中央军校的格斗术都学过一遍,但比不上剑法登峰造极的宋玲珑,站在不好保持平衡的木桩上, 对抗这个剑阵十分吃力。

    林鹿嘴里不住地叫着:“哥哥!哥哥哥哥!”

    “哥哥……”宋玲珑细品这个称呼,笑了一下, 这位就算是全忘了, 嘴里竟然也还在叫哥哥。

    楚无晦拒绝接受林鹿的撒娇, 道:“好好练习,我一会儿回来检查。”

    宋玲珑用自己的剑布好了剑阵,不需要留在这里,便跟着楚无晦走了。

    林鹿被诛邪剑追得在木桩上晃晃悠悠、东倒西歪地乱窜,看着哥哥和宋玲珑的背影,欲哭无泪,自己就这么被他俩抛弃了。

    他也很想知道哥哥到底经历了什么啊!为什么不让他听!

    楚无晦带着宋玲珑出现在一个长长的阶梯之下,缓缓登上阶梯,往上走去。

    宋玲珑低头看着玉阶,问:“这里是……”玉阶上有火焰灼烧过的痕迹。

    楚无晦很平静的说:“一个祭台。”

    宋玲珑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看周围立着很多青铜人俑,不出意外,里面就是烧焦的尸体。

    她蹙眉道:“这就是祖师爷所谓的长生之门后的那一个祭台?”

    楚无晦道:“是。这里可以掠夺所献祭者的灵魂之力,我在这里掠夺了三千生魂,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成为神明。”

    “很多人都想来到这里,和我做同样的事。”

    楚无晦用平平无奇的语调说出了这样残忍的话语,仿佛他本人就是对这些被掠夺的生命无动于衷。

    宋玲珑却道:“不对,不是这样!你根本就不想成为神明,怎么可能主动去做?”

    楚无晦似笑非笑道:“万一我有一些不得不做的理由呢?比如我疯了,想复活楚熠?杀三千人又怎么样?凡人都是蝼蚁而已。”

    楚熠就是林鹿当初的名字,宋玲珑也是研究楚无晦上千年的鬼了,她清醒地否决了楚无晦给她的答案,道:“不,先后顺序错了,应该是楚熠想救你。他为你将神庙遍及天下,他为你献祭灵魂,对吗?”

    楚无晦道:“你真是太能猜了。”

    他们终于登上高台,三千人俑俯跪于下,宋玲珑也骤然跪在了祭台正中间的位置,这里是最高点,四周一片黑暗,空无一物。

    “我这就告诉你。”楚无晦道,“你不是想完美复刻吗?体验一下。”

    宋玲珑再度感受到了火焰灼烧皮肤的疼痛,但是这火焰不同于自己作为妖妃被烧死的时候,这可以灼烧灵魂。

    意识模糊间,她看到空荡荡的面前出现了一条白玉长阶,仿佛要直达天空,她挣扎着向上爬去。

    对旁边好整以暇看戏的楚无晦咬牙切齿道:“无晦公子,您真是无聊到没事干了,特意折磨我好玩吗?”

    楚无晦挑挑眉道:“复刻体验你想要的答案。”

    他理了理衣袖,跟着宋玲珑向上爬去,宋玲珑满脑子都是:“这未免也太惨了吧,神明果然不是这么好当的。”

    终于到达玉阶顶端,她看着这存在于天上的连绵宫殿,震惊道:“这就是……云上神宫?”

    她以为是到达了终点,艰难站起来,走了进去,才发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楚无晦没有进去,而是幻化出一张贵妃榻,左手撑着头躺了下来,手指在空中画了画,林鹿狼狈练剑的画面出现在眼前。

    他悠闲地观看着,等着宋玲珑出来。

    不过,宋玲珑很快就在里面疯狂拍门道:“无晦公子!神明陛下!我不体验了!放我出去吧!”

    楚无晦倒是没有为难她,一拂袖大殿门开了,宋玲珑一出来就倒在地上,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她生无可恋的看着楚无晦,一脸虚弱、心有余悸道:“您真是个狠人,我自认是做不到的……我申请体验林鹿的版本。”

    楚无晦古怪的笑了一下,道:“你确定?如果要严格对照的话,应该让殷尧来体验楚熠这一段。”殷尧就是宁戾王的名字。

    宋玲珑无语,道:“他早就消失了。”楚熠承受的,总归不会有楚无晦的可怕吧?

    楚无晦在虚空中一点,盘腿坐在地上的宋玲珑入定,又进入到楚熠经历过的情景。

    楚无晦看着她,想知道别人如果承受林鹿所承受的,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没过一会儿,宋玲珑额角就青筋暴起,冷汗直下,她紧紧咬着牙,差点没咬舌自尽,但是牙龈已经被她咬得崩出血来,但是没咬舌自尽又差点自绝经脉。

    她又倒下了,艰难地张开嘴,颤抖着说:“停……”

    楚无晦失望地停下了,他以为宋玲珑意志坚定,可以做到的。

    宋玲珑倒在地上爬不起来,就这么盯着楚无晦,生理性的泪水一直淌过眼角,她沾血的唇瓣艰难地说:“你的意思是……他一直没有死吗?一直是活着的状态?”

    楚无晦叹道:“对。”

    宋玲珑不可置信:“怎么可能呢?这种程度,意志上也许可以,但生理上我都直接条件反射快自绝经脉了。”

    楚无晦问:“怎么样,殷尧能为你做到这个程度吗?”

    宋玲珑道:“不能,他估计会直接咬舌自尽。”不过这怎么还秀上恩爱了?

    但是楚熠竟然为他做到了这种程度,太狠了,真的是有点酸呢。不,酸死了,这是什么感天动地的绝美爱情。

    宋玲珑遭受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打击,道:“太难受了,你真的是以折磨人为乐。”她难受到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执念已经得到答案了。

    这个神明之所以为神明的过程,是她和殷尧复刻不来的。

    楚无晦道:“好了,虽然你可以消失了,但是我家孩子还需要你教一下剑法。”

    “按照游戏术语来说,我是法师,你是战士,还是得你来教。”

    刚刚听到“可以消失”了这句,宋玲珑还准备消失,又想起自己神像前的承诺,又消失不掉了。

    宋玲珑自闭了,自己为什么要如此重视承诺。

    楚无晦悠悠然地继续道:“还有,你看到小鹿拿着一把仿造的诛邪剑,也有把真正的诛邪剑传给他,让他和姓郁的小朋友并肩作战的想法吧。”

    宋玲珑:“……”我还没这么想……您竟然就帮我想好了,不过这个想法很好,自己还没考虑到这些具体的身后事。

    “好了,我们回去吧。”楚无晦一挥袖,就回到了林鹿练剑的地方。

    当然,宋玲珑是回到了现实。

    林鹿经历了最开始的毒打之后,也摸到了规律,逐渐变得游刃有余,现在剑阵已经难不倒他了。

    看到楚无晦回来,林鹿展现自己灵活的身法,几下跳过木桩,跳到了楚无晦面前,求表扬道:“哥哥,作业完成良好。”

    楚无晦嫌弃道:“衣服破破烂烂脏兮兮的。”

    他打了个响指,场景再度变化,林鹿被扔进了温暖的浴池里。

    林鹿顿时不好意思了起来,自己该不该脱衣服洗澡呢?

    “脱了,洗干净。”楚无晦道,“想想那些圣子圣女时刻保持圣洁侍奉神前,你呢?”

    林鹿想着哥哥这么干净清冷,是有洁癖的,于是他从善如流乖乖脱了,认真洗澡。

    但还是很不自在道:“但是哥哥你为什么要饶有兴致地盯着我看?”

    楚无晦没有半点不好意思,怡然自得地继续看,道:“我太无聊了,欣赏一下。”连灵魂都被自己放在心口养了这么多年了,新身体还没有看过,得补一下档。

    林鹿在楚无晦的注视下,头皮发麻地洗好了,正准备从商城买一套新衣服,楚无晦却指指衣架上搭着的那套,道:“衣服在那里。”

    林鹿只好脸色通红地爬起来,在注视下穿衣服。

    林鹿穿上楚无晦的白袍,道:“那些圣子圣女也不会穿你的衣服吧,哥哥?”

    “你说,我们过去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