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第70章
    鸡汤小馄饨自然是要吃的。

    黄梨醒来的时候, 看到二师姐竟然已经熬了汤捏了馄饨下锅,心底一边高兴,一边更加肯定了自己昨天的猜想, 觉得果然是自己手艺不太行了, 惹得二师姐竟然要重出江湖捏馄饨。

    易醉揉了揉眼睛,脚比脑子快地奔上前,端了大碗的出来。

    再看坐在自己旁边的小师叔, 面前竟然也是大碗的。

    小师叔似乎心情颇好, 吃馄饨的速度比平时要快一点, 又好像要慢一点,吃一颗, 还要喝一口汤。

    对面的二师姐吃馄饨的时候,悄悄看了小师叔好几眼, 有点欲盖弥彰,又有点明目张胆。

    易醉眨了眨眼, 再看程洛岑,却见这狗小子眉目深沉, 吃了馄饨喝了汤, 正好接住他的视线, 于是便压低声音问了一句:“你说……万一如果事情真是那样,不是我多心的话……我要怎么拒绝她们才好?”

    易醉:“……”

    他虽然声音压低,却也到底是饭桌上,又有谁会听不到他的话, 黄梨挠挠头,不解其意道:“都是修仙的道友同门, 一起修仙不好吗?”

    程洛岑昨夜虽然喝止了老头残魂, 但老头子忆及往昔, 说得天花乱坠,连夜给程洛岑科普了什么叫和仙子们“一起修仙”。

    是以此刻程洛岑听到黄梨的话,顿时被呛住,忍不住以惊天动地的咳嗽掩盖自己的尴尬和老头残魂心领神会的狂笑声。

    易醉眼神惊悚地看向黄梨:“老黄,没想到你看起来淳朴老实,内心却有这么多花样。”

    黄梨满头问号,不由得问道:“一起修仙有很多花样吗?都有什么?”

    这话题自然不能深究,聊天到这里也算是聊死了,易醉三两口吃完馄饨,拉着黄梨去一旁小声教育,程洛岑更是面色尴尬,慌张收了碗去洗。

    虞兮枝反而落单没事干,她低头弹了弹剑,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看谢君知,只小声道:“那、那我也走了。”

    岂料对方却竟然和她一起起了身:“一起走。”

    虞兮枝一愣:“你要去哪里?”

    易醉已经教育完黄梨回来,闻言顿时一拍脑门:“是了,十六强的比赛,是邀请了各峰峰主观赛的!除此之外,五峰对战,峰主当然也要到场观赛,本来赛程还要再拖几日,但据说秘境开启的日子提前了些,所以恐怕我们又要挑灯夜战了。”

    虞兮枝这才回过神来,细细一想,确实原书里似乎也是这样写的。

    只是所谓五峰对战,原书剧情里,自然并没有千崖峰什么事。

    这位在原书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小师叔,前期几乎都没怎么出过场,否则她也不可能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甚至没能认出他来。

    于是第一次,全千崖峰倾巢出动,虞兮枝御着剑,怀里还抱着一只橘二,平时随手抱抱也就罢了,这样一路到紫渊峰,这才发觉这猫真是有些重量。

    虞兮枝欲言又止地摸了摸橘二的脑壳,心道以后猫饭丸子还是少做一个,猫猫虽然胖胖才可爱,但也不能变成月半月半。

    虽然比赛依然是在紫渊峰,但到底已经过了自由擂台阶段,于是韩峰主再次改变了整个场地的布置,四块积分石碑并排矗立于崖边,四块擂台则是直接悬浮于紫渊峰后山的悬崖之上,灵石阵法和结界于擂台下闪烁着密密麻麻的繁复光芒,显然是下了大手笔。

    擂台之下,云雾缭绕,白鹤翻飞,又有灵脉灵气升腾,近乎肉眼可见。

    云雾之中,隐约还有些奇异动静,众弟子有人觉察到了什么,目露惊讶,却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想。

    “我怎么好似听到了些声音?”有人向着云雾之下望去,然而穷极目力,却也看不穿那样的雾色。

    “我有个猜测……”又有人压低声音:“之前有典籍记录过的,选剑大会上,有请过护宗神兽为大家祈福。或许这次……”

    周围一众弟子纷纷目露不可置信,毕竟昆吾的护宗神兽乃为麒麟。

    麒麟一鸣,百年罕见,是为天降瑞祥。

    无人见过真正的瑞祥降下之时,然而藏书阁的典籍中却有许多文字记录过瑞祥降下之时的场景。譬如霞云密布,百人原地破境,又譬如金光乍现,所见所闻之人金光护身。

    念及至此,大家看向云崖之下的目光更加炙热了许多。

    场地既然如此调整,众人观赛的场地自然也因此变得宽敞了许多。

    围绕悬浮擂台周围的所有山峰悬谷都已经有人提前占好了观赛的位置,而五峰峰主的座位,自然便设在最高的紫渊峰上。

    其余四峰的峰主早已就位,怀筠坐在主座之上,看了看时辰,又与其他几人对视一眼,再看一眼还空着的那把椅子。

    有人察言观色,正要搭话一句“小师叔究竟会不会来”的事情,毕竟今日此处不仅仅有五位峰主的位置,还坐了许多从闭关中苏醒过来的长老,其中甚至还有那位被小师叔一剑斩退的徐长老。

    这话题,提起也尴尬,不提起也尴尬,却总要有人起头。

    然而话题还没起,却见千崖峰方向有剑光乍现。

    御剑破空而来的,有五人。

    为首一人,白衣黑发,眉眼冷冽,神色却温和,正是那位小师叔。

    众弟子自然让开一圈空地,几人收剑落地,五峰对战到底是最后的压轴项目,于是虞兮枝自然而然将橘二递给了谢君知:“一会儿我来接它。”

    橘二在千崖峰总是懒懒散散,此刻却似是格外精神,无数人的目光落在它身上,它便也抬头顺着那些目光回看了一圈。

    “千崖峰还养猫?不是说寸草不生?活物均无?什么猫能在这种地方活下来?”有人压低声音,窃窃私语道。

    弟子们不知橘二,然而在座的各位长老却有人脸色骤变。

    徐长老猛地起身:“你怎么把它也带了出来?”

    “出来是什么意思?”谢君知抬手摸了摸橘二,掀起眼皮:“出了哪里?”

    徐长老虽然被他一剑逼退,此刻气势天然弱了几分,然而身后毕竟此刻有这么多长老,到底有些底气:“当初明明说好……”

    只是他还要再说,怀筠却已经站起身来,直接压过了他的声音:“没想到师弟今日也有兴趣来观赛。”

    谢君知这才收回视线,虚虚咳嗽两声,笑容依然温和:“到底有几个人归在了千崖名下,我便也来看看。”

    他边说,边往自己的椅子走去,靠坐下来的同时,又慢悠悠道:“对了,还有一事。这猫平时在千崖峰吃了许多饭,又听说五峰对战都是十人一组,我们千崖峰只有四个人,我想了想,就让这猫也算作一员吧,否则也总不能由我上,各位师兄和长老觉得呢?”

    徐长老脸色极为难看,他死死盯着橘二,手更是捏着椅子扶手,闻言就要反驳,却听到了谢君知说“否则也总不能我上”这一句,这才硬生生将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

    其他长老看着橘二的表情也有些不喜,细品之下,竟然还有些忌惮,却被谢君知这一番话逼得到底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

    千崖峰只有四个人,按理来说,便应该将五峰对战的其余四峰都削减至四个人。

    但此刻千崖峰愿意四个人战十个人,条件只是加一只猫而已。

    若是不答应,反而才是奇怪。

    难道要说“不能带猫,只能四个人战十个人”?

    那岂不是听起来像是在变相欺负千崖峰的人?

    可若是答应……

    几位长老互递眼色,憋得难受,在场这么多弟子,拒绝也总要有理由,难道要他们说出这猫的来历和真实身份吗?

    在场众弟子却是面面相觑,心道千崖峰真的这么不讲武德,怎么猫也能上能打架,下能卖萌了吗?

    虞兮枝将各位长老的表情尽收眼底,心底有些疑惑,又想到了那日在十里孤林的时候,谢君知说自己入他心魔秘境,竟然与橘二有关,当时她来不及细想,这会儿再回头去看,原来难道橘二真的不是一只简单普通月半月半的猫?

    “不过是一只猫儿而已。”怀筠却是笑了笑,接过了话:“要千崖峰四人去战十人,确实有些乘人之危,但既然只要加一只猫,千崖峰便愿意战,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剑修自当如此一往无前。”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只要你们不怕这猫被刀光剑影惊到,自然并无不妥。还希望它不要反过来给你们添乱,惹得你们自己束手束脚,不敢出剑才好。”

    怀筠这话说得意味深长,众弟子听来只觉得掌门说得合情合理,但诸位长老和谢君知自然听懂了。

    ——猫便是猫,纵使不是猫,在这场比赛里,橘二也只能是猫。

    谢君知笑意加深,颔首道:“这是自然。”

    这事便算如此定下了。

    时辰到,紫渊峰有执事起身,朗声宣读了赛则,十六人一字排开,当场上前抽签分了四组,韩峰主再一挥手,这分组名单便悬浮出现在了四个擂台之上。

    大家的神色都带了些紧张,谁都不想和已经伏天下的虞寺易醉一组,虞寺不想遇上虞兮枝,虞兮枝则是抬眼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看起来病恹恹的夏亦瑶,心道果然她也入了围,万一一会儿分到一组,岂不是提前要战个你死我活?

    夏亦瑶自然注意到了虞兮枝的打量,她握剑的指节微微发白,自己也不知道是想遇上虞兮枝,还是不想。

    易醉自然也不想在这一环节遇上自己峰的人,这一轮乃是四人一组同擂台,再自由混战,最后只有一人能胜出进入下一轮。

    如果可能,易醉恨不得四强便是千崖峰的四个人。

    虞兮枝探头看去,还没找到自己的名字,却听身侧沈烨倒吸了一口冷气,抬手捅了捅虞寺,微恼道:“就说当时不计积分的时候就应该和虞师妹打一场,结果被你拦住了。现在可好,我要是真的打不过,岂不是要被淘汰了?”

    虞寺看到自己没和虞兮枝一组,微微松了口气,又听沈烨这声抱怨,这才看到虞兮枝、沈烨的名字竟然并列了一排,后面则是两个才筑基不久的其他师弟妹,不由得笑道:“那正好当我阿妹的垫脚石,也算是抬举你了。”

    沈烨大惊:“阿寺,朋友一场,你竟然让我做垫脚石?”

    说话间,几人脚下又有法阵突显,再转眼,已经按照抽签分组站在了悬浮的擂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