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二章 救猫
    平亲王卷起那幅画,从桌子里边走了出来,平亲王的身材比莹玉高上许多,他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小白得昂着头看他,但是气势上她不能输,于是她顺手便插起了腰。

    平亲王气极反笑道:“你非要跟我论这主仆关系是吧?好!那以后,咱们就只论主仆关系。我今天让你过来是想跟你借你的信鸽一用,为了保护清风会,他们在京城里设的传信点已经停止传信了,现在只有你能够联系到清风会,我这里有一封信,需要你交给张照玉,然后再让他交给袁培,我有事情要跟袁培商量。”

    “奴婢遵命。”小白一口答应了。

    平亲王从袖内拿出一个折好的小纸筒交给她,小白接过纸筒,平亲王道:“纸筒的两端用蜡封着,你不要拆,更不要看。”

    小白翻了个白眼道:“那鸽子给你,你自己放吧!”平亲王愣了一愣,小白态度很不好,他想怼回去,但是又没话可说,只能说道:“行那你去把鸽子拿来吧!”

    小白很快地跑回房间把鸽子笼子提了过来,拿出了那只白鸽,交给了平亲王,平亲王亲自把信绑在鸽子腿上,放走了鸽子。

    小白问道:“王爷没事了吧。”

    平亲王道:“你就一刻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待吗?”

    小白不理他,提着笼子大摇大摆地道:“奴婢告退!”

    说完转身便离开了,只留下气得眼里喷火的平亲王。

    小白感觉到了背后那几乎要把她杀了的目光,她快步来到门外之后,才觉得那股杀气弱了不少,她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心中暗想:“亏王妃那么爱他,他竟然不知好歹,心里这样瞧不起王妃,真想狠狠锤他一顿!”

    小白越想心里就越痒痒,回去的路上突然看见了高檐月,原来王妃这时候才刚刚起床,王爷之前曾经让一个侍卫帮他找一只小白猫,已经真的找来了一只白毛蓝眼的小猫,就送给了王爷王妃养着,这小家伙两个月大,正是调皮的时候,爬到了院子里的松树上下不来了。

    一个男仆已经搬着梯子爬上了树,可是猫儿害怕,趴在一根很细的树枝上一动不动,男仆伏在粗树干上,手里拿着肉,逗猫过来,可是猫也吓坏了,死死抱着树干一动不动,急得喵喵乱叫。

    男仆不敢上前,因为树枝太细,他若是踩上去是一定会断的,而且树枝非常高,他伏在上面,已然觉得头晕,万万不敢再往前进一点点了。

    高檐月在下面急得直转圈,昂着头都都囔囔地道:“哎呀,它要是下不来可怎么办呢?小乖乖,看你后面,那儿有肉,快爬回去吃肉呀!你怎么连肉也不吃啦?好乖乖,我们都在这里看着你呢,别害怕呀,往回爬一点,爬一点咱们就能下来啦!”

    她神色很焦急,眼睛发红急得掉下了眼泪来,顿足道:“这可怎么办嘛!小宝贝儿,别吓唬我了,快往回爬呀!”

    小白见状心想:“这可是个立功的好机会。”于是便赶忙将笼子放下,走上前去道:“王妃娘娘,让我试试吧!”

    高檐月突然看到了她,不知为何,心中十分安定,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急忙一把抓住她的手道:“你真的可以吗,需要我们帮什么忙吗?”

    小白道:“让人找两张桌子,在树下摞起来就可以,等下我要从树上跳下来,让树上的人下来吧!”

    王妃点点头,把树上的男仆叫了下来,又吩咐人去抬桌子。

    男仆小心翼翼地从树上爬了下来,不一会儿桌子也抬过来了,小白让大家看好小猫的位置,目测好到时候她跳下来的地方,在下面摆好,然后大家帮小白扶好梯子,小白就上树了。

    她的动作很利落地往上爬去,灵活的像个猴子,众人在下慢纷纷感叹,白莹玉一见她这熟练劲儿心里就有底了,露出了满怀希望的笑容来。

    爬树,那是小白从小的绝活,学武的孩子自幼好动,哪里危险便爱去哪里,恨不得上天把月亮摘下来,眼前这点小事对于小白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她的身子比那男仆要轻一些,因此她也能离小猫更近一点,可是还是差一点,够不着。而这个时候,她稍稍动了一动身子,老松树便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高檐月惊慌地道:“小心啊!”

    小白朝树下忘了一眼,高檐月正仰着头,担忧地看着她。

    小白笑道:“放心吧,别担心!”

    小白继续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动,一点点,再靠近一点点,终于她一欠身,把白猫抓在了手里,揽回了怀内,而这时候树枝也已经严重变形,很显然已经到达它能够承受的重量极限了,这个时候再缓缓挪回去是不可能的,下面的两张摞起来的桌子便要派上用场了。

    小白一手抱猫,一手扶着树干,挪动身体,令自己侧坐在树干上,扶着树干的手一借力,便纵身从树上跃了下来。

    她在窸窸窣窣的松针雨中,稳稳的落在了桌子上,众人原本都惊呼一声,待看见她笑盈盈,笔直地站着,都知他无碍,便松了一口气。

    小白灵巧地从那两张八仙桌上跳了下来,高檐月也快步走了过来。

    小白把猫交给高檐月,高檐月的声音里都带了哭腔,骂那只小猫道:“你吓死我了,不敢爬树就别上去嘛!看把你调皮的,下次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这回吓得够呛吧,看你还长不长记性!”

    她一边说,一边用手轻轻戳小猫的鼻头,言辞虽是在嗔怪,但满脸宠溺的神情,就像是个小孩子。

    小白看着她纯真无邪的笑,心中不禁暗想:“她好像真的是太单纯太傻了,被这些人耍的团团转而不自知,说来倒也真是可怜……”

    小白正发呆,高檐月忽然抬头对她说:“今天真是谢谢你啦,帮我上那么高的树,你又帮了我一次啦!”

    小白道:“娘娘别客气,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她从树上跃下来的时候,松针括乱了她的头发,高檐月伸手替她捻去头发上的两根松针,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她说:“你……你跟我来一下吧!我有话要跟你说。”

    说着转身就走了。

    小白不知她是什么意思,便只好跟着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