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7章 请叫我灭绝师太
    因着火势太旺,舞台耽搁了一日功夫休整。

    毒药组合在云澜山庄要演出的消息长了翅膀,飞遍大街小巷。

    三教九流的人慕名而来,带来无数的珍奇异宝。

    主办人苏大师躲在纱帘后面爱不释手的摸着异宝,感叹道:“还是搞事业美妙,表哥,以后请叫我灭绝师太。”

    “我要断情绝爱,看破红尘!”

    苏青之的豪言壮语说到一半就呆住了。

    “从哪飞来几只小蜜蜂?大冷天的你们围着我转悠啥,我又不是花。”

    她嫌弃的赶来赶去,就见垂眸而立的锤子兄弟相视一笑。

    莫名其妙,你俩笑个辣子。

    “随你,今日的演出五五分成。”

    窗户边的暗市大佬饶有兴致地瞥了眼张牙舞爪的女魔尊,搓了搓手指。

    时间总会冲淡一切的,我与你..来日方长。

    “我宣布,毒药组合三界巡演第二场演出正式开始!”

    苏青之站在舞台中央,笑的目眩神迷,朗声说道。

    冷千杨捏着扇子站在阁楼上吹风,目光盈盈地锁在那个瘦弱的背影上。

    “噼里啪啦!”

    鞭炮声响起,苏怀玉被魔界战神宋紫云紧紧地护在身后。

    一个捂着耳朵低眉浅笑,一个目光如炬,温和有礼,两人对望着,不知说了句什么,引得台下众人哄堂大笑。

    真是好般配!

    而那位便宜表哥的视线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怀玉分毫。

    离开自己,他活的可真潇洒!

    烈酒入喉,辛辣伤胃,竟也不觉得疼。

    “老弟,心若是冷了,可就再难焐热了。”

    冷如嫣推着轮椅扯住他的衣袖扯了扯:“快去。”

    演出进行得很成功,苏青之翘着二郎腿悄咪咪的在心里盘算。

    一人一百两银子,今日就是十万两,做点什么好呢?

    改造自己的寝宫,也整个温泉沐浴?

    又或者造一间火山岩石板房,在温暖的房子里滚来滚去?

    她眯着眼正在神游,就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给吸引了。

    一窝粉嫩的小兔子?

    苏青之循着声音看到舞台最末端坐着一位老熟人。

    身材很s的龙袍大爷,龙傲天?

    这画面怎么还有种诡异的和谐?

    “哎,苏公子,你别动粗,我今天是给你赔礼来的!”

    龙傲天见她气势汹汹面色不虞,急忙开口解释。

    “阴山王将我的小蓝那般蹂躏,你说怎么赔?”

    苏青之怒目圆睁,很想锤爆他的狗头。

    龙傲天神秘一笑,抠着耳屎吹了吹说:“听翼宗主说你在查苏陌衡的事?”

    这话简直如晴天霹雳,砸的苏青之脸色惨白,大脑一片空白。

    “别慌,青之,我是你爹的关门弟子。”

    龙傲天细心的抓了一只粉兔子塞她怀里,暗示她压压惊。

    “我的身份...你..你..都知晓?”

    苏青之双腿发软,下意识的抬起头四处张望,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那个狗仙君跟他的弟子被拒之门外,还怕个毛线。

    自己以后都不回灵虚派了,还怕个辣子。

    “借一步说话。”

    苏青之狠狠地掐着指甲维持着身体的平衡,带着龙傲天进了密室。

    “十年前你爹被杀,我就一直在找你,上次在杨平之的生辰宴见到你时我都不敢认,我们的青儿这么有出息,竟然是魔界之主。”

    龙傲天一脸欣慰,品了品寒叶茶说:“其实幽冥城城主方任,我杀他跟你爹有关。”

    “此话怎讲?”

    苏青之开始八卦,皱眉说:“一根头发丝真的能杀人?”

    “千影功,我自创的。”

    他的手指捏着头发丝催动法力轻轻地掷了出去,只见青丝如一条细线飞过,将立在屋角的花瓶斩成两半。

    龙袍大爷这手艺牛掰,原主爹爹果然好眼光。

    “十年前,平洲城,你爹爹死前最后见到的人就是方任,查到这条线索后我赶去幽冥城还是晚了一步,在我到之前,他就已经自行服了毒。”

    “也就是说,他宁肯死也不愿说出当时的情况?”

    苏青之隐约觉得这件事更加扑朔迷离,杀死爹爹的人定然是德高望重之辈。

    方任为了遮掩凶手的杀人罪证,宁肯自行服毒。

    难道自己又得忍辱负重回灵虚派么?

    一想到要与狗仙君周旋,她心里就开始无比的焦躁。

    窗外一道耀眼的金光倾泻下来,伴随着一个低沉又带着磁性的嗓音。

    “杨平之,我的人呢?”

    屋里的两人皆是神色一变,苏青之暗自咒骂了一句阴魂不散,转身跑进内室。

    毒药组合的演出暂时中断,杨平之与冷千杨相对而立,硝烟弥漫。

    “阁下不请自来,真是好威风呢。”

    杨平之一挥手势,院子里明的、暗的、跳出一大群保镖将冷千杨团团围住。

    “就凭他们..也敢拦我?”

    仙君俯瞰着众人,脸上的神色平淡无波,语调嘲讽而戏虐。

    “仙君这是来寻杨老板表弟的吧?怎么气氛不太对啊!”

    “那个小弟子是他身边的大红人,日日带着不离身的,这是闹掰了?”

    “我听说啊,仙君为了冷仙姑弃了他,那小弟子都瘦成鬼了。”

    “被三界男神宠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福分,一个小宠物也敢妄想名分跟正宫娘娘叫板,该!”

    堂下众人蚊子哼哼一般,交流着信息。

    “小宝,我给你交代,你出来!”

    冷千杨环顾四周,视线落在阁楼的窗户上,喉头滚了滚。

    屋里的苏青之置若罔闻,描着星月屋的设计图忽然听到激烈的打斗声。

    “乒乓!噗通!”

    无数的保镖视死如归地扑上去,被仙君用根树枝揍得毫无反击之力?

    “继续上,给我杀了他!”

    杨平之的语调阴冷又狠戾,吹动着手里的哨子说道:“放箭!”

    屋檐上的连月弩万箭齐发,射向舞台中央的那个人,他眉间微动,大手一挥,祭出了伏羲琴。

    是伏羲琴!

    苏青之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伏羲琴琴声一起,十万魔兵能化为黑烟,太惨烈了!

    “怀玉,我数到三你不出来,我就杀了你表哥!”

    舞台上的人衣袖翻飞着,语调冰冷地说。

    好大的口气,好霸道的独裁者!

    逃避不是办法,硬着头皮上。

    “住手!”

    苏青之疾步出了屋子,一步一步走上舞台看向晨曦里的人。

    几日不见,他瘦的脸颊凹陷了不少,下巴长了一颗红痘痘?

    “仙君真是好威风,好不要脸呢!”

    苏青之狠狠地瞪着他,视线落在杨平之身上就愣住了。

    他的手臂上、脸颊上沾染了不少血迹,看起来狼狈至极。

    “你敢动我表哥?这天下是没有王法了吗!”

    冷千杨嘴唇蠕动着,颤声说:“怀玉,我不该疑你的,我给你交代!”

    “滚!表哥,我们走!”

    苏青之扶着杨平之欲走,就被来人紧紧地攥住了手腕:“不许走!”

    冷千杨试图阻拦,胳膊使劲一扯,将杨平之狠狠地摔在一旁。

    “休想靠近我表弟。”

    杨平之虽然挂了彩,依然不减威严气势,爬起来挺身护在苏青之面前。

    “跟我斗,嗯?”

    冷千杨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平之,眼神冰冷又暴戾,狠狠地刺向他。

    这句话无异于一种宣战,以他如今的权势和地位,想打压一个人,只怕杨平之在三界多年的心血会毁于一旦。

    小杨杨已经帮了自己够多了,不该承受这些无妄之灾。

    “冷千杨,给我表哥道歉!”

    苏青之拨开杨平之,仰起小脸,面色冰冷地对冷千杨说:“立刻道歉!”

    “你命令我?”

    “你维护他?”

    男人的自尊心跟无边的嫉妒包裹着冷千杨,将他的强硬击得粉碎。

    杨平之今日,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