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0章 改过自新不再骂人的邓铜
    文钦是曹操部将文稷的儿子,跟曹操是老乡。

    文钦说好听点是忠勇果敢,说难听点就是自大狂妄,傲慢犯上,常常自诩高人一等,武艺天下无敌。

    他之前因为贪婪残暴触犯军中法度,理应被杀,可曹操看在他是文稷儿子的份上赦免了他,将他贬为庶人。

    这会儿终于有再次领军作战的机会,别说是张飞,就算是昊天上帝来了,他也绝对不惧。

    不就是张飞吗?

    老子的武勇天下无敌,张飞算老几!

    常雕授给文钦骑兵一千,让他抓紧奔赴樊城,直接找张飞决战。

    常雕也强令诸葛诞、王凌跟他一起上路,倒霉蛋诸葛诞为了表示自己绝不是大汉纯臣,也率军冲在前面,大部队的进军非常迅猛。

    负责率领后队前进的邓艾这会儿也非常迷茫。

    他看了看同样一脸懵逼的陈泰,低声道:

    “玄伯将,将军,你有没有觉得常,常将军不对劲?”

    “呃,此话怎讲?”

    “我怎么觉得,常将军这,这,这是要,故故意送死我,我军?”

    陈泰凝思许久,摇头道:

    “不至于,常巨鹰深受天子信任,高居征南将军之位,

    他若是投了蜀贼,难道还能在当征南将军不成?”

    “说不定,常巨鹰还有什么高招。”

    ·

    文钦冲的飞快。

    今年只有22岁的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怕。

    父亲那一辈说起关张的时候都夸一个勇字,但也总是颇为不服——

    勇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们追着打?

    从小文钦就没有把关张当什么大敌。

    从兵法上看,放弃前哨,全面退缩孤城是一件非常愚蠢的行为。

    张飞这么做,说明他是畏惧魏军铁骑的悍勇,更说明张飞不过是一个有勇无谋又色厉内荏的老匹夫。

    仅此而已。

    文钦幻想着自己在樊城下高声呵斥张飞来单挑,张飞瑟瑟发抖不敢出门的模样。

    能把张飞吓得不敢出门,自己肯定是青史留名的大英雄、大豪杰,

    以后再杀关羽……

    哈哈哈,我就是当世第一猛将!

    离文钦不远的诸葛诞也不知道这个鄙夫到底在自嗨什么,

    又没有发现敌军的踪迹,他的马队跑的这么快做什么?

    这种跑法,等你发现敌人的时候战马都要累死,我看你还打个屁。

    诸葛诞索性叫部队稍稍放慢速度,

    若是遇上张飞,自己也有逃跑的机会。

    只是这会儿文聘还没想到的是,他并没有立刻遭遇张飞,而是先遇到了一个比张飞可怕数倍的人。

    跑了一上午,文钦的马也跑不动了,

    手下的骑兵见将军还这么热血沸腾,还以为他是嗑五石散有点上头,赶紧纷纷劝道:

    “将军,稍稍歇息吧,咱们能顶得住,这马可顶不住了。”

    “是啊,又没有发现敌将,何必如此啊。”

    文钦冷哼道:

    “你们这些庸狗懂什么叫兵贵神速吗?

    张飞已经被常将军吓破胆,现在肯定正要逃窜,

    若是不抓紧追上,岂不是纵敌之过?

    给我快点追,不得怠慢。”

    众军士都是叫苦不迭。

    若不是军中常雕名声着重,士卒人人敬佩,现在估计已经开始有逃兵了。

    文钦见手下一脸不快,又要大骂,突然听见前面的骑兵惊呼道:

    “有敌人,有敌人!”

    来了?!

    文钦精神一振,哈哈大笑,立刻策马向前。

    “让开,我看看是哪路鼠辈!”

    温暖的春光照射下,曹魏众骑士跑的气喘吁吁,战马都隐隐开始口吐白沫,

    而不远处,一伙汉军骑士却缓缓列阵,战马还悠闲地吃着草,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这场面有点怪异。

    文钦跑了许久,终于见到敌人,心中狂喜之下,立刻拔刀打马向前,冲着汉军骑兵阵高呼道:

    “吾乃大将文钦,前面的蜀将,可敢留下姓名,本将刀下不斩无名小卒!”

    对面的汉军整齐列阵做好反击的姿态,在几个骑士的簇拥下,一个身材魁梧高大,颇为肥硕的骑士懒洋洋地策马而出,高声道:

    “吾乃大汉将军付钦,字大人,对面的孩儿,可敢呼唤本将大名啊。”

    文钦从来没有听过这样古怪的要求,下意识地喝道:

    “付钦,速速说出张飞下落,本将饶尔不死!”

    可这话一出口,他随即觉得不太对劲。

    果然,对面汉军骑士中立刻发出一阵整齐地狂笑。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听见了吗,听见了吗?

    孩儿,再叫两声给诸位叔伯听听!”

    “哇哈哈哈,邓将军喜得贵子,真是天大的幸事,我等要讨一杯酒喝啊!”

    “哈哈哈哈哈……”

    汉军众人笑起来宛如一群鸭子哇哇乱叫,文钦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他们在笑什么,在嘴里喃喃念了几遍这才反应过来,顿时血压直接狂飙,大骂道:

    “狗贼,我要杀了你!”

    “将军不可,将军不可啊!”

    魏军众将赶紧拦住快要发飙的文钦。

    都怪你之前策马一路狂奔,

    现在好了,大家都已经累得跟狗一样,这还打个屁。

    汉军敢有恃无恐地列阵,说明这肯定是张飞手下的精兵。

    张飞还不知道埋伏在何处,这时候贸然出战就是找死啊。

    “将军不可啊,咱们还是等诸葛公休来会和再说吧!”

    这个自称付钦的汉将自然就是刘禅手下两大文豪之一的邓铜。

    上次力战擒获曹洪时关羽结结实实见识到了邓铜惊人的口才,

    邓铜本以为能得到关羽的夸奖,可没想到关羽非常不开心,还把邓铜狠狠骂了一顿。

    都是人生父母养,出来打仗是为了国事,哪能随便骂别人父母?

    关羽表示你在别处骂我老关管不着,

    但你现在在我的麾下,骂别人父母就是不行。

    他把邓铜狠狠教育了一番,又罚邓铜去抄书,把邓铜折磨地又胖了好几斤,真是十分痛苦。

    邓铜的好兄弟丁立也觉得关羽简直是小题大做,

    打仗嘛,能赢就行,管他什么手段。

    大哥不骂别人父母战斗力岂不是下降了大半,相当于功力废掉了?

    邓铜一听这话就不开心了。

    怎么着,老子不骂人父母就不会打仗了?

    开玩笑,我这骂人只是战场需要,被迫这样做,

    其实我也是读过圣贤书,不喜欢跟人吵嘴争斗的君子。

    不骂别人父母,我可以认作他们父亲啊!

    父亲骂儿子是天经地义,这关公总管不着了吧?

    邓铜这几天还在琢磨怎么才能让敌人义正言辞认自己为父,一听文钦这个名字顿时喜上眉梢。

    一顿操作,文钦在两军阵前高喊父亲,真是笑的汉军众将东倒西歪。

    “哈哈哈哈,乖孩儿,为父是为了你好,还是快走吧,休要在此丢人现眼了!”

    文钦推开阻拦自己的士兵,挺矛大喝道:

    “无胆贼子,休要猖獗,可敢与某一战!”

    邓铜笑的更加欢畅,他露出两个硕大的门牙,朗声道:

    “乖孩子来打为父,为父也只好忍着,过来吧!”

    文钦策马上前一步,突然想到这样不就正好印证自己成了这个贼人的儿子,顿时面色一僵。

    见此情况,没有素质的汉军众将更是笑的前仰后合,气的文钦一张脸凝成了绛紫色。

    “狗贼,我今日非要杀了你!”

    他不顾众将阻拦,挺矛策马,直接朝邓铜猛冲过去,

    他亲自冲锋,魏军众将无奈,也只好跟着他一起猛进。

    邓铜见魏军发动猛攻,立刻喊了声撤,

    他身边的丁立令旗一挥,汉军开始滚滚后撤,秩序井然。

    文钦这会儿好歹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理智,见邓铜后撤的秩序井然,知道这敌人怕是留下了极其狠辣的陷阱招呼自己。

    他只有一千骑兵,突地太靠前,只怕又是之前曹洪的下场。

    邓铜一扭头,见文钦居然不敢深追,赶紧停下来,他又深吸一口气,阴阳怪气地道:

    “好孩儿终究是还念了几分孝道,不敢对为父无礼,为父甚是欣慰,甚是欣慰啊!”

    “尔虽然长得歪瓜裂枣,酷似乃母,可还是有几分忠孝之念,也不枉为父当年留下你这种啊!”

    丁立在旁边阴测测地道:

    “大哥,你怕不是忘了,关公不许你辱骂他人父母。”

    邓铜这才一拍脑袋,笑道:

    “对对对,你看我忘了,

    我重新说一遍,这个文钦好孩儿之母国色天香,乃窑子里一等一的妖媚女子——唔,不过这么看那便不是本将的种了,倒是本将认错人了!”

    听到此处,文钦如何还能忍耐,

    他再也不顾军略种种,长啸一声,策马朝邓铜猛攻过来。

    先设伏,然后诱人失去理智中伏已经成了邓铜的拿手好戏。

    见文钦失去理智,轻装来追,邓铜脸上笑容大盛。

    他调转马头,头也不回地纵马溜走,可他身边的丁立却狞笑着不断挥动令旗,远处早就等待已久的汉军众将开始缓缓推进。

    “狗贼休走,快来跟我文钦决一死战!”

    文钦怒吼着狂追不止,可他的战马已经十分疲惫,哪里跑得过邓铜休息许久的良驹。

    文钦越追,见身边的汉军越来越多,胸中的怒火更盛。

    他昂然挺矛,大喝道:

    “无胆鼠辈,今日有我文钦在,谁敢向前!”

    话音刚落,他突然听见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响。

    “哪里来的小辈还敢在此丢人现眼,俺张飞倒要领教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