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480:
    而像这种组织帮规惩罚更是严酷无比,不要说对外人,即便是对自己帮众甚至于帮主,犯了帮规都要三刀六洞,其严苛程度可是必后世的那些黑帮社团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夏斌杀的是一个普通的丐帮弟子的话还不算什么,大不了赔点钱,以游氏双雄面子保自己儿子还是可以做到的,可如今夏斌杀了他们的一个舵主,这绝对属于不死不休的局面,不仅如此夏斌所使用的武功的确和传说中的化功**十分相似,这种阴毒的武功太容易被视为邪魔外道,到时候都不用丐帮出手,江湖上有太多想要出头却无门路的人会过来降妖伏魔了。

    “我问你!你刚刚使用的武功真的是......”游骥声音有些颤抖。

    按说游氏双雄在江湖上也算是享有盛名,平时不说嫉恶如仇吧,但平时仗义疏财却也称得上是英雄好汉,如果是别人在他们面前使用这种邪门的武功,就两人这种因为一句誓言就可以真的盾碎人亡的角色,恐怕早就出手将其拿下了。

    然而两人膝下就这一个后人,让他们亲手将这唯一的后代杀死,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

    听到自己这便宜父亲的问话夏斌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微笑的看着此时已经瘫坐在地上抖如筛糠的那赵姓男子。

    赵家在这边也算是一个大户,家中的长辈曾经出过一个进士,虽然后来并没有在有人做官,但积累的家业却也不低,平日里见到聚贤庄这种武林人士都不会太给脸色的,这次可能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找到你丐帮,然而如今....

    “别,别杀我,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低着头那人颤抖的说道,就好像真的只要不和夏斌对视,夏斌就卡不到他一样。

    “呵呵!”夏斌微微摇了摇头,而后对着旁边的便宜父亲说道:“父亲!还是先请赵先生去客房休息吧。”

    “不,不劳烦了!我家里还有事,我就先告辞了!”听到夏斌这话,那人却是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快步就想要离开。

    然而走到夏斌身边的时候却被夏斌伸手拦住:“我说先住下!不然.....我送你回家?”

    “我.....”下意识的想要说回家,然而抬起头和夏斌淡漠的眼神对视后,这位显然已经失了方寸的家伙一下子好像反应了过来,猛然抖了一下后再次低头说道:“那,那就住下吧!”

    “我送他去休息吧!”游驹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走到夏斌跟前拉住身子有些男团的那赵家人后对着夏斌说道:“坦之!有什么事情和你父亲好好说,你知道我没有儿女,你父亲也只有你这一个,你就是我们聚贤庄的未来,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我们兄弟都会站在你这边!”

    游驹的话是对夏斌说的,同样也是对游骥说的,就是怕游骥突然脑袋发热做出什么大义灭亲的事情来。

    这个时代的人的确是注重名誉,名利名利,名在前利灾后,有的时候为了名声真的会有人什么都不顾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但如果说古代的人就都是傻子那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那些所谓的重视名誉的人之所以为了名声连性命都可以不要,那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他们的所有都寄托在自己的名声之上,一旦名声被毁那么他们今后的日子很可能会变得一蹶不振,到时候不但原本的美好生活可能会不复存在,甚至于就算他们想要苟活恐怕都无法做到还可能会牵连后代。

    而如今夏斌对于他们游氏兄弟来说就是一切,如今游坦之膝下无子,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让他们的这个唯一后人身死却是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也正因为如此一想有着侠义之名的游氏双雄却是也不得不自私一回。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你是如何认识丁春秋那个魔头的?”经过刚刚的一段时间,此时的游骥也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慌张,缓缓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沉着脸说道。

    见此夏斌脸色依旧带着平淡的笑容,走上前给自己这位便宜父亲倒了一杯茶后说道:“父亲认识函谷八友吧?”

    听到夏斌这话游骥微微皱眉,函谷八友在武林之中算是有些名气,特别是他们的师傅聪辩先生那是和少林玄字辈高僧同等辈分的前辈,不过这个时候自己这儿子说起函谷八友来游骥却是有些不明所以。

    “我问你和丁春秋的关系,和函谷八友有什么关系?你不要岔开话题。”游骥压着火气说道。

    “嗨!我没差开话题。”夏斌摇了摇头后自顾自的在下首位坐了下来,而后不等游骥发怒直接说道:“其实如果严格来说,我的这个武功就是出自函谷八友的师门!”

    本来见到夏斌一幅吊儿郎当样子,游骥还想要呵斥一下,然而听到夏斌这话却是有一种的被吸引了注意。

    “函谷八友?这么说你修炼的不是化功**?”游骥有些惊喜的说道。

    其实就算是杀了那个丐帮的八袋舵主对于游骥来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聚贤庄不像一般的绿林人士做一些无本的买卖,但想要制成这么大个庄子,在没有夏斌的那特殊的纺纱织布机之前却是也需要一些手段,不然哪来的那么多钱仗义疏财。

    所以杀一两个人对于武林人士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大事,即便对方是丐帮的舵主,只要对方找不到确凿的证据也根本不会有问题,毕竟他们聚贤庄也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派,到时候只要对方找不到证据也未必就真的敢那他们怎么样。

    然而化功**却不同,星宿派的武功以用毒闻名,门派弟子又性格乖张不讲规矩为多,而且这群人武功不见得有多高但绝对都是用毒的高手,正面打不过就下毒,武林中有不少门派弟子死在星宿派的毒功之下,因此如果真的传出他们聚贤庄和星宿派有瓜葛的话,弄不好他们这小小的聚贤庄真的可能被人平了也说不定。

    ‘万幸不是化功**’游骥心有余悸的想到,然而....

    “那倒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