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0章 攻城
    仇镜语拦着他没有让他去和这些人理论,也不过是不想要失了身份,毕竟国师在世人的眼里都是高高在上的。

    仇镜语倒不是刻意的要营造这样的形象,只是他觉得多说无益,和这些人去争论这些,又能怎么样呢?

    所以最好的方式也就是忽视。

    上面的人气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他们可从来不觉得仇镜语真的那么本事,他要是那么本事北阅会输?

    不得不承认的是,早年仇镜语预示的很多东西是准了,不可否认他是能算准一些东西,但是现在这些年,已经好久没有做出过什么大事了。

    在他们眼里,或许仇镜语这样已经是江郎才尽,一个没用了的人,他们自然会落井下石。

    觉得他这是空有其名,坐了这么高的位置,因为虚名因为皇帝的宠爱,就做了这么多年国师,享受了这么好的待遇,其他人又怎么可能不嫉妒呢。

    所以那些文官看不惯仇镜语,也是积累已久的了。

    现在北阅的局势,他们又何尝看不明白,很显然,在战场上他们北阅倒下的人更多,这结果也就显而易见了。

    他们知道他们很有可能马上也就要输了,但是一直都不大敢断定,毕竟心里当然也是希望自己的国家能赢的啊。

    只不过那个时候,心里嘲讽仇镜语的想法更加的强烈,所以也就不管不顾的就说了。

    然而,也就在城墙上的人尴尬的时候,他们看着本身就离他们城墙更近的北阅士兵,越发的不敌往后退。

    白亦观也是当机立断:“鸣金收兵!”

    白亦观这么决定了,自然也是有人实行下去,城墙上很快也就响起了声音。

    那些个在城墙上的文官,一时间脸色也有些难看,现在的这个结果,不就是在印证前面仇镜语说的嘛?他当真是一点都没有说错的啊,这个场面就是这样的。

    所以他们是真的愚蠢?

    其实上更愚蠢的还在后面,这些人还在这等着,这说明他们也的确是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很单纯的以为输了,输了就输了吧,反正这几天已经输了很多场。

    他们大概也是未曾想过,这次一输,这是要把城池给让出去的。

    不然他们这会儿肯定也是会去整理自己的财产赶紧准备逃的,真的要说起来,这些人才是最注重自己的利益的,毕竟仇视仇镜语不就是因为他已经侵犯到了他们的利益了吗?

    同时,这个时候,赫连郅自然也是听到对方的信号了,马上也就有将领过来问:“皇上,我们是否要追?”

    赫连郅看着白亦观,他已经算是落荒而逃了,对面的城门已经开启,让他们的士兵回去。

    赫连郅的脑子里面是有想法的,他知道,自己的动作要快一些了,自然不能再等他们养兵蓄锐,所以这会儿赫连郅的心里是已经有了想法的。

    “追!”这一次,已经不是穷寇莫追了,他没有必要去对对手留情面,更何况,赫连若还在等着自己呢。

    说实在的,已经是有一阵子没有见赫连若了,赫连郅的内心也是很想念了,以前好像也没有和自己的妹妹分开这么长时间过,上一次在东靖,也不过是没多久就一起去了南庭。

    这一次,赫连若去了南庭,也已经是有一段时间了的。

    赫连郅也知道,或许以后,他们还要分隔更久的时间,妹妹毕竟也是妹妹,不可能真的永远都留在自己的身边的。

    其实上,现在有一个穆景行能保护她,自己还当真也是没有什么必要去纠结了,也该放心了。

    只不过,这从小就跟在自己身边的小萝卜头,一下子长这么大了,而且还要去跟别的男人跑了,不管怎么说,赫连郅都是舍不得的。

    自己赶紧把北阅这边的事情解决了,也好有更多的时间去和赫连若相处才是。

    所以,这会儿赫连郅的答案也是再明显不过了,这一次,他要攻城了。

    虽然他们的士兵也是很劳累了,但是这会儿因为赢了,所以不少人的脸上都还洋溢着喜悦,对于赫连郅的决定,不少人也是兴奋的。

    毕竟这代表了什么他们也都知道,代表着他们西疆这次是大获全胜,或许还能得到一座城池,一座城池对于大家来说,自然也是很不得了的存在了。

    这会儿白亦观在士兵将领们的掩护之下自然也是最早进了城池的,他马上也就上了城墙,看着赫连郅他们追杀过来。

    白亦观的神情已经算不上好的了,有不少的文官想要上来慰问,但是都碍于白亦观周身的气息,实在是不敢上前,那肃杀的意味太浓郁了。

    白亦观马上下令:“守城!弓箭手放箭!”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要那么快的放弃这座城池,毕竟是他北阅的土地,哪里是有那么容易放弃的啊,这会儿他当然是顾不上伤的,他还想努力一下。

    哪怕他心里头知道,可能性不大了。

    在北阅的士兵全部进来之后,上面的弓箭手自然也是马上就动手了。

    赫连郅自然也是看到了对方的动作,自然马上也就喊出了应对之策:“盾阵!”

    他既然已经想过攻城了,那么怎么做,以及应对的方法自然也是已经想好了的,这会儿林进自然也是最忙的,他一边杀敌,一边指挥着将领们。

    后面还有人不断的往前运送物资,他们西疆的盾可是特制的,这会儿骑兵已经往后去了,弓箭手也往前站了一些。

    城墙上的人射杀他们,他们也可以射杀城墙上的人,总是有不少的方法的。

    西疆的弩也是不少的,这杀伤力自然也不可小觑,北阅善于机关,这会儿城墙上也有不少东西朝着他们这边射来,想要用盾挡住全部显然也是不现实的。

    不过在赫连郅有所应对的时候,白亦观的脸色也没有那么好看了,赫连郅这明显是有备而来,这城池,自己怕是要保不住了。

    现在士兵们都在拼尽全力的守城,能做的也就那些了。

    白亦观这会儿转头问了一句:“国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