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产生兴趣
    当时眼镜男说的话, 谢小舟自然也听到了。

    他可是倨傲不屑地说,等着谢小舟哭着喊救命。

    不过也只是口头说说,眼镜男并没有做出什么害人的事情, 谢小舟也不想和他计较。

    但一转头, 却是眼镜男对着他哭着喊救命。

    如此一来,就有些荒诞了。

    但荒诞之余,谢小舟又觉得这一幕有些奇怪

    只见眼镜男一脸恐慌, 一边喊着“救命”一边朝着谢小舟冲了过去。

    看起来, 似乎有一个恐怖的东西正在身后追着他。

    可谢小舟越过眼镜男一看, 却什么都没有看到。背后只有一栋栋寂静的教学楼,没有一个人影。

    公司的工作任务中说明, 学校里只有一个异常物,而刚刚他已经解决并收容了1级异常物灰烬教室。

    那么眼镜男又是遇到了什么?

    【笑死。刚刚还说要让舟舟喊救命, 打脸来得太快】

    【他好歹也是a级嘉宾,到底发生了什么?】

    【该不会有人会去关注一个一脸炮灰像的人吧?】

    谢小舟远远地看着眼镜男。

    有一瞬间, 他看见那重重的黑框眼镜下,出现了苍蝇一般的复眼, 倒映出了他的模样。

    就在他想要看清楚的时候, 一眨眼的功夫, 眼镜男就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就好似,刚才的只是错觉。

    谢小舟觉得有些头昏脑涨,视线中的景物都扭曲了起来。他想到了人事所说的“灵感”。

    灵感高的人,能够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同样的, 也比别人更容易遇到危险。

    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假装看不见、听不见, 这些东西根本不存在。

    知道的越少, 就越安全。

    谢小舟尽量让自己忽视那种古怪的感觉, 头晕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问:“你这是怎么了?”

    眼镜男停了下来,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死了,她死了——”他受到了惊吓,说起话来语无伦次。

    谢小舟听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眼镜男说得“她死了”,指的应该是平刘海。

    能够被选中来到这个团体对抗类节目,刘平海应该也是a级嘉宾,肯定会有一些保命的技能和身份卡。

    这么轻易就死了。

    谢小舟听到死讯,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怎么死的?”他皱了皱眉,问道,“发生了什么?”

    眼镜男脸色苍白,不停地冒着虚汗:“我们进了一个教室,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的头就掉了下来,无数的虫子从眼眶里钻了出来,我……”他恐惧得连话都说不顺畅。

    眼镜男的描述并不怎么形象,但谢小舟的灵感太高了,自己就脑补出了这个画面。

    封闭的房间。

    突然摔下来的脑袋。

    身体变成了一滩烂肉,成为了虫子的巢穴……

    谢小舟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下来。

    不。

    不能再继续想了。

    谢小舟止住了过于充分的想象力:“然后呢?”

    眼镜男说:“然后我就跑了,我怕也变成这个样子……”

    眼镜男的话刚说完,谢小舟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别听他的,他在说谎!”

    那是女人专有的柔和声线。

    谢小舟回过头。

    在眼镜男口中已经死去的平刘海,现在却好端端地站在那里。

    谢小舟下意识地看向了平刘海的脖子。

    那里,有一条又细又长的红线,绕着整个脖子,仿佛是……曾经断开过一般。

    他眨了眨眼睫,那条红线又消失了,皮肤光滑如初。

    平刘海指着眼镜男说:“我没死,明明死的是他,他心有不甘,出来找替身替他死了!”

    一阵阴风吹过。

    角落里,传来细细私语。

    谢小舟:“………”

    平刘海摆明了证据:“你相信我,他的尸体就在教室里。”

    眼镜男脸颊涨红,反驳道:“明明是她的尸体在教室里!我亲眼看见她死了的!”

    两人同时看向了谢小舟,问:“你相信谁?”

    面对两个人的目光,谢小舟后退了一步。

    【这不就是鬼故事啊,我好害怕!】

    【前面的,你就是鬼,你害怕个屁啊】

    【所以他们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舟舟前往不要上当啊,万一选错了,就会被拉去当替身!我就是这么害人的】

    平刘海焦急地说:“他就是在骗你,他想害你!”

    眼镜男说:“明明是她想害你!她已经变成鬼了!”

    两个人激烈地辩论了起来。

    然后,不知道是谁先提了出来:“你跟我们去教室,看看教室里的尸体,就知道死的是谁了!”

    谢小舟终于有机会说话了,他默默地举起了手,说:“我有个问题。”

    平刘海和眼镜男异口同声地说:“你问。”

    谢小舟眨巴了一下眼睛:“请问,我和你们……很熟吗?”

    平刘海:“?”

    眼镜男:“?”

    谢小舟摊了摊手:“你们死没死,似乎和我也没什么多大关系。”他又后退了一步,“你们慢慢吵,我先走了哈。”

    他早就察觉出这两个人不对劲了。

    学校里最多也就出现1级异常物,而这两个嘉宾都是a级嘉宾,再怎么蠢,也不可能一死死两个。

    说不定,是别的鬼怪批了人皮来骗他的。

    再说了,就算平刘海和眼镜男真的死了,也和谢小舟没多大关系。

    在这个阴间游戏了,他能做到的只是自保苟命。

    如果事情发生在他的面前,他在能够自保的情况下,还会去救人。,可现在没看到,就等于不存在。

    他是有自己的原则,但又不是圣母。不可能为了两个不太熟的人搭上自己的命。

    眼看着谢小舟并不上当,眼镜男和平刘海对视了一眼,不再继续伪装下去。他们发出了一声惨叫,皮肤融化,露出了血红的肌肉纹理,同时眼球凸出,脸庞扭曲了起来。

    他们,不,是它们渐渐地融为了一体,变成了一个拥有四条手臂的怪物,动作敏捷地朝着谢小舟扑了过去。

    这么近的距离下,谢小舟不可能逃脱得了。

    可见他不慌不忙,手指一动,翻开了怀表的盖子。

    叮。

    怪物的时间被暂停在了这一刻。看起来龇牙咧嘴的,有些好笑。

    ——反正秦渊帮他把寿命充值满了,不用白不用。

    谢小舟轻松地拉开了距离,本来要直接离开,可想了想,又折了回去。他掏出了手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上传到了公司内网上面。

    几乎是刚上传上去,他就收到了回复。

    【恭喜你,你已成功清理异常,经判定,此物为1级异常物】

    【1级异常物-120:为虎作伥

    详情:被老虎吃掉的人,死后会变成伥鬼,专门引诱人来给老虎食用1。而120会伪装成目标人物认识的人,通过一系列的谎言,欺骗目标人物。一旦上当,就会成为下一个伥鬼。

    收容方式:危险程度较低,建议放置在异常清理公司底下一层】

    又是10点积分到账了,谢小舟一跃成为了积分榜的前列。

    他看了一眼异常物的说明,将手机收了起来,朝着学校外面走去。

    没过多久,谢小舟看到了学校的大门口。

    在走出去的一瞬间,挂在手腕上的纽扣轻轻摇晃了一下,最后归于平静。

    ***

    与此同时。

    温馨的房间中,电影依旧在播放着。

    男女主角为爱殉情,无怨无悔。

    从普通人的角度,这样的剧情未免太过烂俗,但被尊称为先生的男人却看得十分的认真。

    他半倚在了沙发上,连电影的每一帧都不想错过,直直地看着幕布,眼睫连眨动一下都没有。

    在阳光的照射下,眼中的瞳孔缓缓转动着,呈现出一种琉璃般的色泽。

    先生若有所思。

    这就是人类的感情。

    他一手撑着下巴,完美无瑕的脸庞上出现了一点迷惑:“我一直在学习人类的一切。”

    空荡荡的房间里,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他像是在自语。

    “人类是一个很有趣的种族,他们的身躯脆弱,轻轻一碰就会死亡。可是精神却很强大,能够使用工具、精于创造,还有各种丰沛的情感。”

    “但是,我学习了这些,却一直学习不了‘感情’。”先生的指腹摩挲了一下唇角,显然,他对于这点感到十分的苦恼,“我阅读了许多关于爱情的书籍、电影,可还是不能理解。”

    “该怎么去学习呢?”

    大概是受到先生情绪的影响,原本明媚的日光颜色慢慢褪去,变成了灰色调。

    房间里的灯光也跟着黯了下去。

    先生的影子倒映在了墙壁上,与他完美无瑕的外表不同,墙壁上的影子庞大扭曲,不似人类。

    没有人回答先生的问题。

    不过先生也不在意,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于纠缠,而是低头望向了放在桌上的档案。

    档案文件无风自动,翻开了其中一页。

    上面,贴着谢小舟的一寸照,只见他微微笑着,面孔乖巧。

    先生的手指有韵律地动了动。

    又翻开了一页。

    接下来的就是眼镜男和平刘海的照片。

    先生自语道:“是哪一个呢?”

    他能感觉到b区出现了异常波动。

    那并不是被他感染而诞生的,而是……从另一个世界而来,与他一样的存在。

    先生下意识地厌恶这样的存在。

    找到他。

    然后……毁灭他。

    先生脸上的笑容不变,但在不似人类的皮囊下,触手扭曲着。

    ***

    谢小舟独自一人回到了异常清理公司。

    此时已经是下午,临近下班。

    办公室里已经坐着四五个人了,第一天的工作任务不难,没什么人员折损。

    谢小舟在工位上坐了一会儿。

    复生会的人,除了李笑他都不认识,演员公会的人更不用说了,他闲得无聊,打开了电脑上的扫雷玩了起来。

    他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不停地点着鼠标,一个又一个的格子被标上了记号,玩得十分认真。

    谢小舟一直盯着屏幕,没有注意身旁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其他嘉宾停下了交谈,全都扭过了头,一动不动地看着谢小舟。

    他们眼白的部分扩张,渐渐盖过了眼瞳,最后只剩下一条黑线。

    砰——

    谢小舟一个手抖,不小心把“雷”给点开了,游戏界面上的笑脸变成了哭脸。

    盯得太久,他感觉到眼睛有些酸涩,伸手揉了揉,抬头看向远方。

    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其他嘉宾也都恢复了正常,继续他们之前的动作。

    看表情神态,没有任何的异样。

    自然,谢小舟也没有发现他们身上的变化。

    【卧槽,这节目也太恐怖了,看起来很正常,实际上都是细思极恐啊】

    【节目组谁安排的剧本?也太牛了!】

    【舟舟小心点!旁边的那些人估计都被鬼附身了】

    【我看谢小舟也就那样,这个节目的难度这么高,他估计不能活着走出去了】

    【上面的,话别说得太早,小心被打脸】

    谢小舟放松了一下脖子,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其他嘉宾也回来了。

    他还在人群中看见了平刘海和眼镜男的身影。

    看来,之前出现的那两个人只是异常物伪装出来的,他们并没有遭遇到不测。

    知道归知道,谢小舟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大概是看得多了,眼镜男察觉到了谢小舟的目光,扭头对了上来。

    谢小舟很快就收回了目光,余光瞥见眼镜男的脸上满是愤恨,肢体动作丰富,看起来好像是要冲过来兴师问罪。

    平刘海见状,赶紧拉住了他,在一旁劝了几句,这才压制下了眼镜男的暴脾气。

    又过了一会儿,所有的嘉宾都回来了。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得到了一些积分,只有排在最后面的眼镜男和平刘海是0。

    看起来,这个积分是按照清理异常时的贡献来分配的。谢小舟是一个人完成了清理,所以积分全部都在他的身上。

    下午五点。

    公司准时下班。

    不得不说,公司的福利待遇还算不错,工资高、包吃住,还有额外的加班费。宿舍就在公司的不远处,通勤时间不超过五分钟。

    要是现实中有这样的公司,怕是人事要直接被简历给淹没了。

    谢小舟跟着大队伍,一起离开了公司,正漫无边际地想着,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暴呵:“你给我站住!”

    谢小舟又走出去几步,这才反应过来,话中的人指的是他。于是停了下来,回头看去。

    眼镜男正气冲冲地走了过来:“你是不是故意的?”

    谢小舟:“?”

    眼镜男拉高了声音:“你故意自己独占了积分,想害死我们!”

    此话一出,顿时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异常清理公司有一个末位淘汰制度,如果积分排名最后,是要被公司开除的。

    在这个节目里,被开除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谢小舟算是外来人员,这么一说,顿时复生会的人看他的目光就变了。

    一旁演员公会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乐得出来拱火,还假惺惺地说:“哎,这是怎么了?都是一个团队的人,就算有什么矛盾,也没必要这样子害人吧。”

    李笑站了出来,皮笑肉不笑地说:“我们复生会的事情,就不用你们演员公会操心了。”

    演员公会里面一个留着小辫子的男人关切地说:“别客气啊,大家好歹也是一起参演节目的,关心关心都不行吗?”

    “就是。”

    “我们也怕有这样的内鬼出现啊。”

    “对啊,我们就是这么善良又热情!”

    李笑见阻止不住,回头先看向了谢小舟:“是怎么回事?”

    谢小舟毕竟是李笑带进来的人,又是复生会会长点名要吸纳的人员,李笑自然是偏向他的。

    “我害他?”谢小舟挑了挑眉,“如果——他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然后我一个人就清理了异常物——这样是害他的话,就算我害他了吧。”

    李笑又看向了眼镜男。

    眼镜男涨红了脸,说不出话。

    谢小舟又慢悠悠地加上了一句:“当然,这种行为在我们那里,简称为——废物。”他还刻意问了一句,“你是吗?”

    眼镜男:“…………”

    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笑看了看眼镜男,有些无奈,最终将这件事归为了意外,不要再计较了。

    毕竟都是复生会的人,让别人看热闹就不好了。

    谢小舟揉了揉鼻尖,没有说话,只是在经过眼镜男的时候,斜睨了他一眼。

    谢小舟的外表看起来是天真无辜,就和邻家少年一般好欺负,但实际上他出来跑龙套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见过?

    在剧组,这种都算是小儿科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是犯我,那也不会客气就是了。

    ***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嘉宾们抵达了员工宿舍。

    员工宿舍一层有六个房间,正好两个团队一人一层楼。

    谢小舟选了其中一间走了进去,打量了一眼。

    这是一个单间,房间虽小五脏俱全,家具摆设都不少,床头对面还挂着一幅画。

    画中画的是一个女人的背影,她正在梳头,浓密的黑发垂下,遮住了大半的身躯。

    谢小舟收回了目光,走向了洗漱间,准备洗漱一下就休息了。

    洗漱间的房门半阖着。

    墙壁上,画中的女人动了。

    她一点一点地转过了身。

    从房门缝隙中可以看见,谢小舟正站在洗漱台前。

    水龙头的水哗哗流下,他低着头,视线都被阻拦住了。隐隐间,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一直在盯着他的后背。

    谢小舟的动作一顿,一把撩起湿漉漉的额发,向身后看去。

    洗漱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但谢小舟心理总觉得不太对劲,扯过了一块毛巾胡乱地擦了擦脸。

    啵——

    天花板的缝隙中爬出了蠕动着的肉块,一条缝隙裂开,生长出了一枚通红的眼球。

    谢小舟丝毫不知,走了出去。

    一上床躺下来,他就对上了墙上挂着的画。

    画中女人的背影被黑发阻挡。

    谢小舟盯了一会儿,觉得女人的动作好像与刚才的不太一样,似乎……转过来了一点。

    他思索了一下,干脆把画框从墙壁上摘了下来,拉开洗漱间的门,从缝隙中把画框塞了进去。

    厕所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画框里的女人也不正常。

    反正都想要他的命,干脆先打一架吧。

    谢小舟这么想着,直接把洗漱间的门给反锁了。

    门锁死了,一个也别想跑。

    洗漱间里。

    画框中的女人转过了身,还以为可以索命,可没想到,对上的是天花板上蠕动的肉块眼球。

    画框女人:“……”

    肉块眼球:“…………”

    ***

    谢小舟又在房间里翻找了一通,没有发现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

    但他也没有掉以轻心,取出了一张黄符贴在了床头,如果有什么鬼怪进来,黄符燃烧起来,他第一时间就能察觉到。

    做完了这些,他这才安心躺下,闭上眼睛想着事情。

    这个世界是到处都是异常。

    以前节目里面都会有一个主题,出现的鬼怪都被局限于这个主题里面。

    比如学校里出现的笔仙,河边村里的溺死鬼和鱼人,西方的吸血鬼狼人……但这个世界里的异常是随性的,没有预料的。

    还有,以前拍摄都是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或是学校或是村子,地方都不大。这还是第一次出现把整座城市作为拍摄地点。

    难道是这个节目和以前的不太一样?

    还会不会有boss出现?有的话,希望不要是医生那样的……

    谢小舟想着想着,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窗外夜色浓郁。

    风吹起了窗帘,却没有发出一点响动。

    在窗帘的起伏下,一道弯曲的阴影缓缓探了出来,看起来好像是一条触手。

    在触手出现的时候,黄符冒出了“滋滋”得响动声,就要燃烧了起来。

    可一只手伸了出来,捏住了黄符,阻止了它的燃烧。

    接着,一双金色璀璨的眼睛睁开,注视着床上的谢小舟。

    谢小舟一手搭在外面,可以看见白皙的皮肤上绑着一条红绳,红绳则是系着一枚纽扣。

    先生的目光落在那枚纽扣上片刻。

    这是标记?还是示威?

    先生伸出了手指,想要摘下那枚纽扣仔细看看,可是刚刚触碰到纽扣的边缘,指尖就传来了一阵疼痛。

    啪嗒。

    一条触手摔落在了地上,不停地扭动着。

    先生收回了手,完美的指尖上出现了一道裂缝,里面肉芽蠕动着,很快就恢复如初。

    他上前了一步。

    这个人类这么的弱小,为什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这个人类。

    先生一直平静如死水的心口,涌出了一道小小的波浪。

    用人类的词汇来说,这种情绪应该就是——兴趣。

    他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