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9章 木已成舟
    返家后,夜里的唐衣灵翻来覆去,同床的若兰也是知道的,但是若兰认为唐大小姐是因为睡不惯这里硬邦邦的木架床,所以若兰最后还是睡得呼呼响了。

    唐衣灵半夜醒着,总担心这次没有找到手上有红痣的那个男人,她想着睡前跟陈雪的交流,陈雪咬定村里是没有三十岁左右的人,尤其是三十岁的男人。

    年轻一代人不喜欢呆在村里做手工,都喜欢到青山市内打工去了,谁愿意呆在家里对着一堆木头发呆啊,弄得手可粗糙了。

    ······

    第二天,终于熬到了白天,唐衣灵跟若兰在陈雪的带领下,走遍了村庄,看遍每一户手工制作者,全是老弱病残孕,根本看不到年轻男人的身影。

    即使唐衣灵翻遍艺术村,但是还是找不她想找到人。

    唐衣灵和若兰的生面孔,在这艺术村四处游荡,引来了一帮大冬天穿着破破烂烂围裙的孩童老人,这里的人都在做着艺术品,基本以木制艺术品为主。

    有的是打磨木珠子,有的木头是崖柏,还有的是香樟木打磨成珠子,也有说不出名字的老木根,看样子是打算要将其打磨成一张艺术的茶桌子······

    陈雪跟若兰说好的时间到了,到了返程的时间,若兰就开始催促唐衣灵返回了。

    “我再看看那边那个······”唐衣灵说着过去看看尽头那间房子,她很想再住一晚上,但是说好了今天中午返回的,所以没办法。

    唐衣灵自己想着派一辆车子送若兰和陈雪返回就行了,她自己跟张淼她们留在村里几天。

    但是张淼第一个反对,安全起见,还是要唐小姐返回去了,毕竟这边人烟稀少,就只有一条村庄,等个120救护车也要等两三小时以上。

    所以张淼估测住在陌生的村庄并不安全,实际张淼赞同言成默观点,这段时间有人恶意袭击唐衣灵,一定不能掉以轻心。

    最后,若兰过来拉着在瓦房跟前打转的唐衣灵说着:“走吧,走不走,返回市内的时候天都黑了,下次还可以再来的。”

    “······”唐衣灵被若兰拉着上了车之后,陈雪果断上了车。

    毕业之后的陈雪,尤其是今年的陈雪,可是很忙的呢,现在刚好遇到年下了,陈雪单位里事情多,领导一天天就会袭击考察的,她还在评职称的阶段,粗心不得啊。

    唐衣灵躺在后排上,若兰坐在一旁看着手机上的网络小说,张淼启动车子,缓缓离开艺术村。

    唐衣灵一点不明白,为什么这次找不到那个感应到的男人,那个男人不是在艺术村吗?

    难道只是在艺术村出现过?

    唐衣灵不得绞尽脑汁想,她无心理会手机里的来电,言成默那边知道她不安心呆在家里,着急得快要炸毛了。

    不过现在最炸毛的应该是陈雄。

    昨天,陈雄知道唐衣灵要跟陈雪去艺术村,那时刻,陈雄快要发疯了,唐衣灵若不是真的有异能力,又怎么能够三翻四次袭击艺术村寻找陈明。

    看样子,是唐衣灵已经发现陈明的踪迹了,陈雄赶着车子,赶到村子时天色已晚,但是陈明已经吃完晚餐,就被陈雄叫着了。

    “陈明。”

    陈明听到熟悉的声音出来,一看是陈雄,他立刻叫着:“叔,来了?”

    陈明披上外衣,拿着手电筒出去,他以为是陈雄又找到什么好木头带过来给他,没想打陈雄跟他说:“陈明,有急事。”

    “叔,怎么了?”陈明扯了一扯肩上快要掉落的军棉衣。

    “先上车,车上慢慢说。”陈雄说着,过去打开车门。

    陈明看着这叔叔亲自为他打开车门了,这是不让他拒绝的架势啊,这不,陈明过去将门掩了起来,就上了陈雄的车了。

    平常他都会坐在陈雄的副驾驶,不过这次陈雄给他开了后排的车门,所以他也就顺着坐后排了。

    “叔,怎么了?”陈明低音炮的声音问着,他看出陈雄焦急的面色,定是有事情了,不过陈明只顾让司机开车,并没有回应他,他也就安静坐在后排,也就是坐在陈雄的身旁。

    陈雄原来有一个堂哥,堂哥的儿子叫陈明,陈明生得聪明可爱,可惜,陈明在七岁那年溺水而亡了,陈雄的堂哥夫妻都难以接受死去的儿子,无法从悲伤中自拔出来,这对夫妻每日都躲在黑暗的瓦房内悲伤着,尤其是妻子,以泪洗面。

    夫妻怎么也不愿意面对儿子的死去,更不愿意跟外村人说,也不愿意报备儿子的死亡信息。

    若不是陈雄强行将孩童埋葬,他堂哥夫妻还想将孩童的尸体存放在后院,场面悲伤又凄凉。

    就这样,陈雄的堂哥堂大嫂日日痛哭流涕度日,大约一个月之后······

    ······

    直到陈雄手牵着一个**岁左右的男孩来到村庄,男孩子没有住处,陈雄又忙着回青山市,所以暂时安放男孩子在堂哥家中寄养一段时日。

    当陈雄再返回来接男孩子的时候,堂大嫂已经将男孩子当做陈明,并且让男孩子穿着陈明的衣物,虽然衣物很多都短了,不过堂大嫂正在一点一点为男孩子添加更大一些的衣物。

    “我接他离开。”陈雄说着,堂哥再三请求,“老弟,能不能将他留在我们村······”堂哥说着泪流满面,他知道男孩子有自己的家人,需要离开,所以哽咽说不出话了。

    陈雄牵着男孩子的手时,堂大嫂咣当跪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的,一点不舍得让男孩子离开。

    但是陈雄强硬地带走男孩子了,他带着男孩子走到村庄那头,听说堂大嫂哭晕厥了,男孩子奔跑回去,堂大嫂拉着男孩子的手心,一直喊着“陈明”,之后······

    男孩子就住下了,名字就叫陈明。

    至于这个男孩子怎么来的,从哪来的,村里传一阵子,就传其他张三王五的八卦了。

    代替陈明的男孩子那时候,已经将近十岁,自然知道自己不是陈明的。

    不过男孩子沉默又聪明,眼下是将就着生存下去,找到合适的时机,男孩肯定会离开,回到家人的怀抱的。

    这时刻的车内,陈雄眼眶红润,他转头看看陈明,陈明已经昂头在靠背上,似乎已经睡着。

    陈雄送了一口气,拿出纸巾将眼角的泪水拭去,木已成舟,开弓没有回头箭,必须维持下去。

    只能将唐衣灵的那边解决掉,否则,陈雄难以睡一个安稳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