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第 59 章
    想起自己曾答应过弟弟的话, 宫望珩(heng,第二声)就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尽管不知弟弟为什么如此喜欢小企鹅,但宫望珩认清了自己没守信在前, 确实是他的错, 他没有做好。

    怪不得弟弟会生气。

    虽然当时也是敷衍着答应的,心里没想过要对小企鹅怎样,可错了就是错了, 他应该向弟弟道歉。

    宫望珩对钟安嘉道:“那我去给弟弟道歉吧, 这件事是我没有做好。”

    能这么快想明白就好, 钟安嘉放心了。

    好不容易交到一个朋友,他衷心希望宫望珩能好好守住。

    “好, 那我先跟白叔叔说一声,看看弟弟怎么样。”

    “嗯, 好。”

    那边白清年收到钟安嘉的消息,也很快告诉小宝贝。

    他们能和好自然是最好的, 一件小事罢了,宫望珩愿意主动道歉, 就能完美解决了。

    白清年哄小宝贝:“珩珩哥哥知道错了, 说想给愿愿道歉, 愿愿想见哥哥,跟哥哥和好吗?”

    小愿愿从来不是难哄的小孩。

    先前是很生气,可现在爸爸说哥哥知道错了,要道歉——如果哥哥真道歉了, 他是可以原谅哥哥的,因为他是大度的小宝贝。

    小愿愿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摸了摸自己的胖脚丫:“……真的哦?”

    “当然是真的。你愿意见哥哥的话, 钟叔叔就会带哥哥过来。”

    小宝贝想了想:“……那, 那好吧。”

    一起玩过这么多次,相处了这么久,真不可能为了两只小企鹅就一刀两断。先前珩珩哥哥对他的好,也不会因为两个小企鹅就消失了。

    很快钟安嘉就带着宫望珩过来。

    宫望珩已经知道是自己的错,很诚恳地道歉:“愿愿,不要生气了,我答应过好好照顾你的小企鹅,但是我没做好,是我的错。”

    小愿愿心情终于好了起来。

    但不忘自己的坚持,受委屈的还有小企鹅呢,他道:“……你还要,跟小企鹅道歉。”

    这就让宫望珩不解了,他没有做好对弟弟的保证,所以向弟弟道歉——为什么还要再跟两个玩偶道歉?

    他问:“为什么?”

    小愿愿道:“……因为你,把他们弄脏了!小企鹅,会很难过的!”

    愿言愿语。

    “?”宫望珩果然就迷惑了,“它们是玩偶,就是给人玩的。弄脏是正常的,洗干净就好了,我会把它们洗干净的。”

    小愿愿:“!!!”

    小愿愿:“……它们是,愿愿的小伙伴!”

    寻常年长些的人大概会觉得小孩子真可爱,将小玩偶当成小伙伴。

    但到梦幻终结者宫望珩这里,他只会认真地说明:“但它们就只是玩具,是布料跟填充物组合起来的,放在哪里都会染上灰尘或其他脏东西,弄脏是正常的,洗洗就好了。”

    想象力丰富的魔法小鹦鹉撞上莫得感情的追求事实小天才,场面就很尴尬。

    宫望珩以为道完歉了,事情讲清楚了,应该就没事了。

    但他不知道,他的一句“只是布料跟填充物”已经将小宝贝的心击碎了。

    他的宝贝小企鹅,他最喜欢的小企鹅玩偶,到了哥哥嘴里,竟成了这样死气沉沉的东西。

    小宝贝眼眶一下就红了,被气哭了。

    他说话不利索,词汇不丰富,说又说不过珩珩哥哥。

    只能是哭了:“……呜哇哇哇!不是的,它们是,小伙伴!愿愿讨厌你,再也不理你了!”

    一下从沙发上滑下去,小拖鞋也不要了,只穿着袜子就泪奔而去。

    白清年连忙跟上去,没想小家伙这次跑起来速度极快,连他都没能抓住。

    “……愿愿,愿愿!”

    小愿愿没回头,手脚并用爬上楼梯,钻进房间,将门重重关上。

    看着这场面,宫望珩更疑惑了。

    他问钟安嘉:“……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钟安嘉看着自家儿子,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解释。

    说他错了吧,他的那些话都是事实,并没有错。

    但要说对吧,并不能让人真心实意地夸奖他对,因为他实实在在说错了场景。

    小宝贝躲进房间里,呜呜呜哭得伤心。

    珩珩哥哥竟然这样说他的小企鹅,这可是他最喜欢的小企鹅啊,哥哥弄脏了小企鹅还不道歉,竟然还看不起小企鹅,真是气死他了。

    白清年也哄不好小宝贝,天知道两小孩竟会因为小企鹅玩偶变成这样。

    他只好下楼,抱歉地跟钟安嘉道:“愿愿他不愿意出来了,不好意思,你们先回去吧。”

    钟安嘉才感觉抱歉,看了看儿子,真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我们明天再来吧,刚才的确是珩珩说得过分了。”

    宫望珩看向钟安嘉,他过分了吗?哪里过分了?

    他是个直接的小孩,直接问白清年了:“白叔叔,是我哪里说错了,你可以告诉我吗?”

    白清年看了看他,慢慢说道:“可能你没有办法理解弟弟的小朋友心思……但他是将小企鹅当成了自己的好朋友,很喜欢这些小企鹅。送给你呢,是因为弟弟也喜欢你,也希望你能喜欢这些小企鹅。现在小企鹅弄脏了,他觉得自己的好朋友受委屈了,所以才要你跟小企鹅道歉。”

    宫望珩发现自己果然不能理解弟弟的想法。

    将玩偶当成自己的好朋友……为什么要这样做?

    钟安嘉在旁给他补充解释:“你就当成,小企鹅是弟弟的精神寄托,是弟弟的信仰,而你的行为,是打碎了弟弟的信仰。”

    白清年:“……”

    倒也不必如此夸张。

    但家长的解释很好帮助了宫望珩理解。

    太简单的东西他反而不会,换成高级严重的说法,他就明白了。

    精神寄托,精神信仰,尽管他还没有,但明白这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而且小笨蛋的信仰是小企鹅……他觉得非常合适,没有哪里不对。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接受了这个逻辑,宫望珩连弟弟为什么这么生气都明白了。

    那是该很生气了。

    他的言行践踏了弟弟的信仰,很不应该。

    宫望珩道:“白叔叔,我现在就可以跟弟弟道歉,我也应该给弟弟的信仰道歉。”

    白清年:“……”

    真的有这么夸张吗?应该不至于吧。

    想想小宝贝在房间里的生气模样,白清年还是道:“现在弟弟不肯出来,晚上我会再哄哄弟弟的,可能等明天弟弟就好了,到时候你们再和好,好不好?”

    宫望珩想了想,点头接受:“好,那我明天再来看弟弟。”

    但这时的小愿愿一点都没有想着要跟哥哥和好。

    他下定决心,要跟哥哥绝交,再也不跟哥哥一起玩了。

    晚上白清年给他洗澡时,他坐在浴缸里哼哼,粉色翅膀跟粉色鸟尾巴都露了出来,要一起洗洗。

    结果摸一下就掉几根鸟羽毛,摸尾巴也掉毛,白清年摸过几下就不敢乱摸了,他怕把这只小鸟摸秃了。

    白清年还以为他是气的都开始掉毛了。

    “愿愿,还在跟珩珩哥哥生气吗?”

    小宝贝搓搓自己长长的尾巴羽毛,说道:“……愿愿没有珩珩哥哥了,才不认识他呢!”

    非常顺滑的一句话。

    “珩珩哥哥知道错了,会跟小企鹅道歉的。”

    “没有珩珩哥哥,愿愿只有琛琛哥哥。”然后打了个喷嚏,“阿啾——”

    白清年连忙紧张:“是不是水不够热了?”

    赶紧再注入许多热水。

    所以小宝贝会掉毛,不是因为被气的,而是冬转春的季节,乍暖还寒,最容易着凉,家长担心他,总将他裹得热热的。

    小宝贝冷了会嗷嗷叫,热了却不知道说,只会咕咚咕咚喝冷水。

    大人看到他喝冷水继续担心,然后继续加热,最后小宝贝就被热得提前进入换羽期了。

    冬天冷的时候,他的羽毛丰密了很多,只是平常都是人形,大人没过多注意。

    现在天气逐渐转暖,小宝贝还是这么热,冬天厚重的羽毛就开始掉落,才会摸一下就掉毛。

    换羽期小鸟要长出新羽毛,因此这期间会消耗很多能量,也需要更多的营养补充,不然容易造成健康问题。同样,换羽期的小鸟脾气容易比平时暴躁不耐,需要家长更多耐心的关注。

    奈何白清年跟顾斜风根本没想到这点,毕竟他们的小宝贝是魔法小鹦鹉,怎么会跟普通小鸟一样呢。

    第二天是顾斜风出差回来的日子,白清年申请了调休,要带小宝贝去机场接他。

    本来是不想去的,调休还要写申请,非常麻烦。

    可架不住顾斜风的烦人劲,白清年还是顺了他意,给小宝贝也请了假,一起去接他。

    不用去幼儿园对小宝贝来说是天大的喜事,醒来心情就很好,忘记了昨天跟哥哥的争执。

    顾斜风要下午才到,上午他们一起睡了个懒觉。

    大概十点多的时候,门铃响了。

    白清年以为是宫望珩他们,过去开门,没想到是小顾琛突然过来。

    妈妈阮萱陪着他来,说道:“打扰了,我们刚好路过这里,他说想来看看弟弟,所以就来了。”

    愿愿见到琛琛哥哥,立刻笑眼弯弯:“哥哥!”

    冲上去抱住哥哥。

    小顾琛也抱住他:“愿愿!”

    见面的仪式感必然是两个人原地蹦蹦跳跳一圈才行。

    “哥哥,你来,跟我玩吗?”

    “不是的,我等会儿要去上钢琴课,来这边是买马卡龙,顺便来看你。对了,这盒给你,很甜的,你一定会喜欢的。”

    一盒彩虹色马卡龙,看上去就很好吃。

    “哇,谢谢哥哥!”小宝贝欢喜地收下了。

    小顾琛拿出自己已经开封的那盒,从里面拿出一颗给弟弟:“你尝尝,这个甜腻腻的,我很喜欢。”

    小宝贝咬了一口,的确很甜,对嗜甜的小鹦鹉来说,简直是人间美味。

    “愿愿也喜欢!”

    “你喜欢就好。”

    吃掉一个马卡龙,两个人又抱在一起蹦蹦跳跳,转了好几圈。

    别问,问就是小鹦鹉的神秘舞蹈仪式。

    小顾琛问阮萱:“妈妈,我能在弟弟家稍微待一会儿吗,我想陪弟弟玩一会儿。”

    阮萱看了看时间:“最多半小时哦。”

    “好,我知道了!”

    白清年刚跟钟安嘉发过消息,钟安嘉说差不多就这个点过来。

    但家里突然来了客人,白清年只能叫他们晚一些再过来了。

    打开手机,先看到钟安嘉的消息:[附近有家新开的甜品店,里面做的马卡龙很不错。珩珩选了两盒,说送给愿愿道歉,店里人挺多,所以晚了些。]

    [我们马上就到了。]

    白清年打字:稍微晚些吧,家里突然来了客人。

    但还没来得及点击发送,门铃叮咚又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