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3章 早餐与计划
    看到刘玉玲拖到最后一个吃完,何言风嘻嘻一笑,而后冲着她十分客气地说道:“吃完了,自己把餐具洗掉。”

    刘玉玲刚刚喝完了最后一口牛奶,她正在擦嘴,然后,在听到何言风的话之后,她的手蓦地僵住了。

    不是,把餐具洗掉是什么鬼!我刘玉玲大小姐,我西湖圈子里面排的上号的富二代,居然要自己洗餐具。

    你确定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好吧,在看到何言风那笑里藏刀的模样之后,她确定以及肯定了,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看着有些狼藉的餐具,刘玉玲的心里泛起了一片片苦水。这让她怎么洗,从小到大,他就没有洗过。

    以前住在这边的时候,这些事都是阿依慕在做,而住在天悦山庄的时候则是定时找清洁工上门,再加上那边也没开火,所以也不用洗,等到虎虎老师住过来了,那就更不用她洗了。

    所以刘玉玲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洗餐具,即使这只是一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事情。

    刘玉玲满脸委屈可怜巴巴地转过脑袋看向客厅方向,然后她只看到何言风那满是微笑的脸庞,至于阿依慕则是压根没往她这方向看一眼,就当没有听见这事似的。

    看到求助无望,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估计自己是逃不过去了,刘玉玲只能梗着脖子硬着头皮地说道:“不就是一个盘子、一个杯子以及一副刀叉,用得着特意提醒吗!”

    本来她是想直接甩手走人的,不过被何言风那轻蔑的眼神瞪着,对方仿佛就直接怼着她的脸说:你不会连碗都不会洗吧。这份羞辱感让她即使脸皮再厚也有点扛不住了,这才主动挑衅地怼了回去。

    嘴炮一时爽,不过嘴炮过后,看着自己吃完的剩下的几样餐具,刘玉玲的眉头却是蓦地皱了起来,脸上更是显出一丝为难之色。

    不过想到何言风刚刚那轻蔑的眼神,刘玉玲便是气不打一出来,自己如果这个时候撇下餐具走人,不仅会显得特别没素质,而且还会给人一种认怂的感觉,所以不管怎么样,绝对不能退缩。

    不就是洗个餐具而已,有什么难的,呃,估计也只有她会把这事和难字挂钩,这般想着,她不情不愿地拿起了杯盘和刀叉,而后咬着牙往厨房位置走了进去,带着视死如归的气势。

    看着刘玉玲那副仿佛全世界都欠了她100块的模样,极其不愿地捏着盘子在清洗,阿依慕忍不住捂嘴偷笑道:“你这样对待她,她会把你记到小本本上的。”

    何言风亦是浅笑出声,他往厨房里面瞥了一眼,而后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蛮不在乎地说道:“那就让她记呗。”

    话到这里,他还撇了撇嘴,随即添油加醋地说道:“要是没有的话,我还可以帮她买几本小本本。”

    阿依慕听了这话,也跟着瞄了厨房里面一眼,随即继续捂嘴偷笑道:“你这么欺负他女朋友,就不怕虎虎老师到时候会同样把你记在小本本上?”

    何言风努了努嘴,忍俊不禁地说道:“虎虎老师家里是书香世家,我估计他们家对儿媳妇的要求可不低,现在我帮他调教调教玲子,他感激我还来不及呢。”

    说话间,何言风看到,刘玉玲只是把盘子和杯子以及刀叉随便冲洗了几下便准备直接放入消毒柜内。

    看到这一幕,他立刻快步踱了过去,同时开口制止道:“你等等,先别把盘子放进去。”

    “你干嘛,还有什么事情?”看到何言风走入厨房之中,刘玉玲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声音幽冷,同时很不爽地斜睨了一眼。

    “好了,差不多了,你可以出去了。”何言风指了指厨房门,给了一个示意,同时接过了小富婆手中的活计。

    看着何言风的动作,刘玉玲的眼中流露出一抹狐疑之色,她有些不解地问道:“你要做什么?”

    何言风没有回答刘玉玲的问题,他径直走到了水槽前面,按了按洗洁精,而后毫不犹豫地拿起了刚刚洗过的盘子,重新认认真真地清洗了起来。

    看到何言风优哉游哉地重新开始清洗,刘玉玲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她气急败坏道:“何老师!”

    就算我洗的不好,可能有点不干净,你也不用重洗吧,就算要重洗,也不用当着我的面吧。

    “你既然都准备了自己洗,干嘛还要我费力不讨好地去做,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愤怒地说了一句,刘玉玲急急地跑到阿依慕的面前,而后开始表演起来,声泪俱下地控诉何言风。

    何言风蛮不在乎,他一边清洗,一边扭身对着客厅方向说道:“你应该感谢我的用心良苦,让你学会了独立自主。”

    刘玉玲闻言,气得牙痒痒。何言风的这顿骚操作,不仅让她白白费了一把力气,还贡献了一出拙劣的表演——连餐具都洗不好。

    这招,虽说杀伤性不大,但是侮辱性极强。

    奉献了完美的反面教材之后,刘玉玲满脸不悦地窝在沙发里面,并且时不时斜睨了厨房里面的何言风一眼。

    重新清洗结束,何言风将杯盘和刀叉放入消毒柜内,随即走到阿依慕身边,并且表情玩味地看了一下刘玉玲那满脸委屈的小模样。

    阿依慕没有再关注何言风与刘玉玲之间的玩闹,蓦地开口询问道:“何老师,今天你有什么安排?”

    何言风想也没想,直接说出了自己今天本来就计划好的安排,“没什么意外的话,应该是去分公司,和rox老师继续训练rap。”

    因为抽奖时获得了不少的演唱技巧以及乐理知识,所以何言风对音乐的理解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这就导致,他的rap上手速度和进步速度都十分惊人。

    但是学习和练习的时间毕竟太短,想要熟练运用还是有点困难的,趁着rox老师还在,何言风可不想错过这个提升自己的机会。

    何言风的话刚刚出口,阿依慕还没有什么反应,刘玉玲就率先跳了起来,“我说,何老师,你不会不清楚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看着反应激烈的小富婆,何言风抿了抿嘴,而后声音不疾不徐地说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可是本月的最后一天,《遇见》能不能拿下月冠,就看今天了!”刘玉玲长长呼了口气,随即陡然拔高音量,不可思议道。

    是的,就是不可思议。她都无法理解,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且重要的日子,为何不管是何老师还是木木姐都能做到如此的淡定从容?!

    难道他们不该震惊、激动,乃至坐立不安吗!这可是大唐音乐网的月度新歌榜第一名,多少歌手一辈子都不一定能拿到一次,更何况,无论是何老师还是木木姐,这都是他们的第一次,第一次啊,难道不应该都是很紧张的吗!

    然而面对她那有些失态的惊呼,阿依慕却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随即语气如常地反问道:“然后呢?”

    “呃……”这下,刘玉玲错愕无语了,看着脸色古井无波的阿依慕,她有些无奈地问道:“你们就一点也不关心?”

    “当然关心啊。”阿依慕闻言,淡淡一笑,而后用平静的声音说道。

    刘玉玲满头雾水,她忍不住在心中不解地嘀咕了一句:你这像是关心的样子吗?

    “既然关心的话,那你还……”实在是没忍住,她的嘀咕变成了喃喃自语。

    这次,回答刘玉玲的不是阿依慕,而是变成了何言风,“就算关心,也不用时时盯着吧。再说了,我们不是还有你吗,有你在帮我们盯着,我们放心的很。”

    没等刘玉玲开口回应,何言风便是继续往下说道:“而且我们不是还有底牌吗,有了那份录音,胜利不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刘玉玲嗫嚅了一下嘴唇,踟躇了片刻,最后还是有些担忧地说道:“可是,只要没拿到,都还是有变故的,你就这么放心吗?”

    不过在何言风看来,刘玉玲的这种担忧完全是多余的,在给了如此硬核的证据之后,风华如果还是不能让《遇见》封顶并且让丁为民付出应有的代价,那就太废了,他就要考虑换公司了。

    没所谓地摸了摸鼻头,何言风大大咧咧地说道:“只是一次月冠而已,就算这次没有拿到,对我来说,机会还多的是。”

    刘玉玲听了这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而后声音幽幽地说道:“何老师,你这装杯的话最好只在这里说说,出去就不要提了,否则我怕别的歌手或者作曲人会忍不住有要揍你的冲动。”

    何言风不以为意,继续臭屁地自吹自擂道:“是吗,果然有才华就是会招人妒忌。”

    阿依慕摆了摆手,打断了两人越扯越远的话题,言归正传道:“好了,你们俩别扯远了,我看,不如这样,今天我们一起去分公司,何老师可以去继续练习rap,我还没有去过,可以去参观参观,而玲子去那边则是方便掌握实时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