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7章 争论不休
    这里面貂蝉是没有经历过的,随着大家将场景的高度还原,或是有些应景,便担心道:“那后来呢,你们为什么没有跑出去,还是被抓住了!”吴成功叹道:“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年轻人说完一切后,居然服毒自尽了!”说完望了一眼李庆生。

    李庆生道:“我当时很是愤怒,所以要杀死那个年轻人,不过他却先自尽了!”

    “这一点我可以证明,因为李庆生动手之前,就被我阻止了。”雷春泽似乎十分肯定。

    雨弋也望了一眼李庆生,发现对方正在斜眼看自己,和雨弋的目光相对后,马上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道:“那后来呢?”

    吴成功道:“年轻人死后不久,我们就被袁军包围了,凭着我们几个人的武艺,不能打退他们,但是逃走足够了,万万没有想到来了一个高手。”

    雨弋点点头,道:“你说的那个高手就是颜良吧,他是河北名将!”

    司空玄道:“我也听说过这个人,似乎在河北境内没有敌手,和他同期进入袁绍帐下的还有一个人叫做文丑,据说也有万夫不挡之勇!”

    雨弋肯定了司空玄的说法,道:“当年十八路诸侯进攻虎牢关,董卓派义子吕布来抵挡,当时袁绍在联盟会上就提出了这两个人,依我看也就是华雄这种武艺的货色,但是和我三哥还有二哥相比,还差得远呢。”

    吴成功道:“现在一切事实就很清晰,袁军之所以能够悄无声息跳过我们所有的监视,就是因为有人高密,同时布置的哨兵也被收买了,雨弋你还有什么话说?”

    外面本就是深夜,牢房中却十分热闹,守卫进来催了几次,要求不要大声喧哗,但是也管不住。

    雨弋没有正面是回答吴成功的话语,只是提出了三个问题,第一个是那个年轻人死了,究竟是不是稻香村的人,谁能证明他是自己的人?第二个问题是袁绍的军队是怎么从后山进来的,这里面以前是密道,是整个稻香村的机密?第三个就是如果真的是自己投靠袁绍,为什么还会被关在这里,不是早就应该出去享福了,其他人也都全部杀死了?

    三个问题一出,大家静默无声,倒是李庆生跳出来了,辩解道:“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或许稻香村对你来说还有一些价值需要利用,所以你很善于伪装!”

    雨弋冷笑,没有回答,倒是司空玄有些坐不住了,怒道:“我看伪装的人是你吧,你故意弄一个年轻人来栽赃陷害,接着自导自演了一出袁军进攻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后山进攻的说法,我看就是你把一些人安插到了稻香村的军队中,然后捏造了这一切的谎言。”

    此话一出,让李庆生有些坐立不安,让其他人都陷入了新的思考,李庆生挤出一些笑容,道:“你休要信口雌黄,你说那个年轻人是我找来的,那么你有什么证据,话不能乱讲的。”

    到了这一步,雨弋是真的对李庆生绝望了,没有想到自己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希望他不要这么难堪,居然还是这样的结局,那自己也不客气了,不就是投降一下袁绍吗,只要能够把这些东西理顺,假装投降一下也并不是不行。

    于是雨弋笑道:“你们知道为什么田丰那么希望我能投降袁绍吗?”

    这个问题提出后,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再一次陷入了平静。

    雨弋接着道:“那是因为袁绍和曹操的决战在官渡马上就要展开了,他们认为我知道一些关键的东西,不过是希望利用我而已,我没有答应,所以他们似乎也有办法,准备开始威胁我,李庆生你自己想想,你对于袁绍来说,你有什么分量,如果我答应投靠他们,你将一无是处,到时候死的人只有可能是你自己。”

    李庆生自然知道自己的价值,不过是献出了整个稻香村,冤枉了雨弋而已,不过这个计划一开始就不是自己制作的,而是田丰的授意,当即也并不害怕,回道:“你不用再说了,你是我们稻香村的叛徒,你这样人的袁绍也不敢收留你的,利用完后,肯定会马上让你消失。”

    雨弋本来以为可以吓住李庆生,没有想到对方如此平静,有些出乎意料,当即漠然不语。

    貂蝉或是注意到了另外一个女性,便询问道:“她是谁?”

    “我是邹氏,原本是张绣的嫂嫂,现在已经是雨弋的女人了!”邹氏抢在雨弋的前面回道。

    雨弋赶尽退到一旁,知道一些尴尬的画面在所难免。

    貂蝉听后马上怒了,道:“没有想到啊,你不仅算计了我们整个稻香村,而且还找了一位压寨夫人,你很好的福气啊!”

    邹氏听后不乐意了,道:“一路上,他即便是身处危险,身受重伤,也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你凭什么这么说他。”

    “好啊,你们居然已经!”貂蝉更是生气。

    雨弋道:“这个我以后慢慢跟你解释,我当下是要证明我的清白,出卖稻香村的人正是李庆生,不是我!”

    李庆生笑道:“你这是狗急跳墙了吧。”

    雨弋道:“但凡一个人还有良知,就应该敢作敢当,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害我,我迟早会在大家面前证明自己的。”

    牢房中再一次陷入了寂静了,到了半夜,大家都没有心情睡觉,倒是雨弋呼呼入睡了,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

    在梦里,雨弋正在和李庆生一同饮酒,时间又回到了当时两人结拜的时候,两人正在一前一后的走着,忽然雨弋往回望去,李庆生正拿出了一把匕首,往雨弋的后背的心脏方向刺去,雨弋就这样惊醒了。

    貂蝉似乎还是没有睡意,正好听到雨弋的梦话,道:“雨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们?”

    牢房之间都是相互关联的,并且都有一个铁窗可以看到对面的情况,这也是当时雨弋人性化的设计,让犯人不至于那么无聊,可以交流一些,他认为,犯罪坐牢只是惩罚的一种手段,怎么让犯人从心里认识自己的错误,那才能达到改造的手段。

    雨弋笑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一定会证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