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4章 自求多福
    夜慕白摸摸鼻头,“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们家王爷可就真的是烧成灰了。”

    “你还好意思说,抓了这么久,连个老鼠精都抓不到,这才让她有机可乘,让我们陷入险境。”

    “才不是,我早就知道红玉在西山客,要不是你突然过来,昨天晚上我跟顾斐就准备收网了。”

    “收网?什么意思?你们是一直都埋伏在西山客周围吗?”

    “当然,你以为让红玉交出解药那么容易吗,自然是要在她掉以轻心的时候摸清解药的位置,然后一击即中。怎么样,我聪明吧!”

    夜慕白还在等着风潋潋的夸奖,谁知房间里的氛围突然变得奇怪起来。

    风潋潋的眸光突然凝滞,然后直直的看向夜卿酒,“所以,你说的不会是因为早就知道夜慕白他们在附近,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有危险,对不对。”

    夜卿酒:“……”

    眼神有着明显的闪躲。

    夜慕白诧异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聪明了,小酒恐怕有麻烦了。

    明晨则是一脸责怪的看着夜慕白,那眼神明明白白的在说,看你惹的麻烦,恐怕过得太舒坦了,又想去哪个犄角旮旯了吧!

    顾斐总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夜卿酒,你说话。”

    风潋潋依旧盯着夜卿酒,但看着对方的表情,风潋潋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她居然被眼前这个男人算计了。

    诚然,那段日子,她也没少算计夜卿酒,但那时候他们一直都是对立面,她不过是想在夜卿酒的高压下活得好一点。

    但现在,这个男人在生死之际的算计又是为了什么?

    难道仅仅是为了表现他的深情。

    虽然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幼稚,可这种幼稚未免太不分场合了吧!

    眼见着从夜卿酒嘴里套不出什么话来,风潋潋瞬间便转换了策略,“王爷,你就告诉潋潋吧!人家只是想知道真相,不会追究你的问题的。”

    这样的撒娇,风潋潋对夜卿酒不只用过一次,早就驾轻就熟了。

    语调什么度,手该摸哪里,她简直是手到擒来。

    夜慕白身体不自觉的抖了抖,只感觉浑身不舒畅。“明晨,风潋潋这是又准备干嘛!”

    明晨白了他一眼,“魅惑君王。”

    “那我们要不要清君侧?”

    “估计是被清。夜慕白,你好自为之吧!”

    明晨的话刚说完,便知道夜卿酒的声音传来,“夜慕白,你说。”

    说,说什么?

    夜慕白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要说什么?

    说他早就进了西山客,说他附身夜卿酒,说他想要帮夜卿酒探测风潋潋的心?

    可这些都是您老默许的啊,不然的话,我哪里敢上您的身。

    夜慕白一脸哀怨的看着夜卿酒,“哥,你想让我说什么?”

    夜卿酒只是看着他,并不说话,但就这也足够让夜慕白明白,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不能说。

    求救的目光投向明晨,对方也只是自求多福,爱莫能助的表情。

    顾斐更是一脸自己闯的祸自己收拾的态度。

    夜慕白只能认命了,声如蚊蚋,“火势烧起来后,我们就进了西山客,然后我想帮小酒测试一下你对他的心意,所以附上了他的身,然后事情就这样了。”

    风潋潋沉着脸,“所以你测出来什么了?”

    夜慕白瞬间来了精神,“你看你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难看之际,看得我都于心不忍了,就这样,你还敢说你对小酒没有感情吗?”

    “呵呵,”风潋潋突然发了狠的拿起床上的枕头就朝夜慕白的方向砸去,夜慕白反应极快的躲到了明晨身后,“夜小白,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居然敢算计我。”

    “我想活,我肯定想活。小姑奶奶,我错了还不成吗?大不了我也让你算计一回。”夜慕白赶紧求饶。

    风潋潋本来也没想过多追究这事,她算计夜卿酒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就当是扯平了。只不过通过这事真的能测出她对夜卿酒的感情吗?

    那结果呢?

    她已经爱上夜卿酒了?

    风潋潋摇摇头。

    “夜小白,你给我等着。”

    夜慕白此刻只能各种应承。

    风潋潋接着说道:“对了,还有那群女人呢?你们把她们安置到哪里去了?”

    夜慕白卖了一个关子,“自然是去她们该去的地方,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风潋潋也没那么想知道那群人的下落,只要没死就成。

    本也是人间的贫苦姑娘,若不是为生计所迫,也没人愿意自甘堕落。

    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没有抓到老鼠精红玉。

    明晨看着她一脸落寞,“风姑娘,是不是可惜没有抓到老鼠精?”

    风潋潋道:“当然,到手的解药飞了,你能不心疼吗?肯定是风细细,我这就上门找她要人去。”

    说干就干,风潋潋快速翻身准备下床,却被夜卿酒按在床上不得动弹。

    “夜卿酒,你做什么,解药啊,难道你不想要了。”

    “别动,”夜卿酒说道,“你难道不想救芸紫公主了?”

    风潋潋一拍脑门,她怎么忘了这茬了,明明说好要帮他们的,怎么一碰上夜卿酒的事情她就乱了方寸。

    明天就是和亲的日子,她若再不能找到证据证明芸紫和亲这件事情背后藏着巨大的阴谋,那么芸紫后半生可真就是惨了。

    风潋潋连忙穿上鞋子,“我现在去一趟第一楼,芸紫她们肯定很心急,我先去看看她们查的怎么样?”

    夜卿酒颔首。

    风潋潋离开后,顾斐问道:“主上,为什么不让风姑娘插手解药的事情。”

    “我不想让她有心理负担。”夜卿酒简单的解释。

    在场的各位大都明白夜卿酒的心思。

    他是为了救风潋潋才中的妖毒,风潋潋这么尽心尽力的帮他找红玉,在别人看来不过是为了减少负疚感。

    夜卿酒又怎么会让他放在心尖上的女孩是因为愧疚而选择对他好呢!

    可偏偏就有那对待情爱一窍不通的小白,“小酒,你若不多让她心疼心疼你,她转身就该心疼别人去了。”

    明晨:“……”

    顾斐:“……”

    兄弟啊,好自为之吧!

    两个人默默的离开了房间。

    然后他们便听到了来自夜慕白嚎啕大哭的声音。